下一章          上一章

 

两人一听,已然知晓了,莫名奇等人的确是一个常常逛夜场的老手了,说话的语气,也的确是一个小混混的模样,所以,心里并没与产生怀疑,然而,就在这时,听到胸前的对话机里传来一个声音:“拦住他,他就是莫名奇!”

莫名奇冷冷的抬头朝着门口的摄像头看了一眼,哼了一声道:“哼!现在才发现,晚了!”双手化掌,朝着两个汉子的胸口分别重重的一击,两人似乎承受不了重量,往后退了好几步。等到莫名奇大步走进酒吧的时候,两人才长长的舒了口气似地,但是体内的气息一下子紊乱了,倒地不起,一下子坐倒在地,动也不动了。

一个人从监控室里看到了清晰的画面了,紧紧的握住了拳头,咬牙切齿的道:“莫名奇,你太过嚣张了!竟然一来就杀死了我的两个亲信!哼!现在就让你威风一会,稍后,我会让你好看!”

慢慢转过身,此人从口袋黄总掏出一包南京烟,刚要点着,摸了摸半天的裤兜,却是没有找到打火机,冷哼一声,顺手将烟往垃圾桶中一扔,不抽就不抽了吧。忽然像是想起什么似地,此人招来一人道:“你叫上几个弟兄,看看他是不是一个人来的。还有,快去通知一下帮主,就说,有大鱼来了。”

“是!”一个小弟匆匆忙忙的离开了监控室,招呼了两人跟在他后面,匆匆离去了。出去找人,因为有了贴吧经验,所以要是没有什么充冲突,发满大家并无大概,莫名奇解决了两个门口的保安,就朝着里面那一路走去。在拐角的地方,顺手KO了两个暗哨,才大大方方的朝着酒吧大厅里去了。莫名奇在去年收服行龙会的时候,曾经来过这里一次,所以对于这里还是有点印象的。大厅里#小说 的装潢没有改变,甚至是摆饰都照搬照旧。然而,莫名奇心里却是总感觉哪里有不一样的地方。仔细的看了一遍,才发现,大厅里多了一个圆台子,此时,一个穿着暴露的女孩正卖力的扭动着,那丰满的两个肉球颤抖着,想要逃出束缚一般,而那女人的后面,股沟散发着迷人的弧度,刺激着地下所有的男人最原始的冲动和。

哼,想不到这里现在竟然变成了一个色情灰色场所了。

酒吧里的空气很污浊,也许,是因为热烈的气氛导致莫名奇的体内的不安因素也跳动了起来,莫名奇甚至可以感受到自己的心脏不自觉的加快了几个节奏。站在酒吧大厅入口处,看着酒吧里人来人往的男人女人们,一个个醉眼朦胧,仿佛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已经醉了一样。男人乘机往女人身上靠,不时还会伸出咸猪手到处一通乱摸,而女人也借着酒劲往男人怀里一歪,就装作不省人事的说着一些胡话。

这是一个都市,最黑暗的缩影。男男女女,在这里都没有了矜持,都没有风度。这里,是一个忘却烦恼,忘却恩仇的地方。也许,只是在这样的一个夜晚,发泄着自己吧。莫名奇收回目光,冷静的避开了这些人,朝着后面的包厢走去。

那里,才是我今晚的舞台。

莫名奇缓缓的迈着步子,朝着大厅后面的包厢慢慢的靠近,莫名奇低着头,没有在看四周的场景。在无数的日夜,莫名奇辗转反侧,暗暗想到了今天这个画面,但是等到真正面对的时候,才知道,自己根本就没有准备好。我真的,已经下定决心了吗?我真的,可以下得了手吗?

不。我不能。莫名奇不是不愿意看,而是不敢。就在自己进来的时候,莫名奇就发现了几个人影,几个熟悉的人影。那是戒子堂的兄弟姐妹们。曾几何时,他们还是跟在自己的后面,叫着自己老大,亲切的和我子啊一起把酒言欢,如今,岁月交错,再回首,已是四目相对,相顾无言。而真可悲的,莫不是,我们已经是不同的阵营了。

莫名奇心里很是苦涩。他到现在都不知道,邵元涛究竟是为何背叛,而这些原来忠心耿耿,一心一意跟随自己的兄弟姐妹们,又是为何愿意跟着邵元涛,一起背叛我?

就在莫名奇沉思之际,莫名奇心中莫名其妙的闪过了一个念头:到底是他们背叛了我,还是我背叛了他们?

莫名奇一愣。戒子堂为什么就一定是要我做老大?现在邵元涛在其为,是不是说兄弟们都信服于他?而我,只是一厢情愿的自以为是,认为自己才是应该是老大?我,我究竟有什么资格,有什么本事做这个老大?只是因为,这个戒子堂是我建立的?这个理由,未免太过牵强?这个世界,本来就是强者为尊。

就像一群朋友,一个个纷纷离开了,只剩下自己在原地等候他们的归来,心里在诅咒他们的背叛,到底是谁背叛了呢?是他们,是我?

也许,留下来的人才是最孤单的吧。

莫名奇还在思考着,他真的迷惑了。

这不该出现的问题,这不该出现的困惑,却真的迷糊了他。而就在他脑子里一片浆糊,行动都迟缓的时候,一个人悄然走到了他的身边一米开外,此人穿着服务员的衣服,手里端着一个托盘,托盘里放着一杯通红通红的红酒。好像在一刹那间,又好像只是在呼吸的一刻,此人与莫名奇擦肩而过。

“哗!”一把明晃晃的小匕首刺向了莫名奇的腰部。莫名奇浑然不觉,直到匕首已经刺破了莫名奇的皮肤,想要进一步插ru的时候,莫名奇才反手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莫名奇的眼睛看向他,很是痛苦的道:“你,可知道我是谁?”

“当然。戒子堂前人堂主,莫名奇。”服务员淡定的回答道,没有因为持有匕首的手已经被莫名奇擒住而流露出丝毫的慌张。

“你知道,还能下得了手?”莫名奇凄惨的笑了笑,质问道:“难道,我做过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吗?!”

“没有!你没有做过对不起我的事情!相反,你还在我母亲病危的时候,扔给我五万块钱!这些,我都记得!”服务员模样的人继续冷漠的回答道。

“好,好!原来你都记得。我以为你,以为你都已经忘记了!既然你都记得,为什么,你又为什么,下得了手?!”莫名奇大声吼道。

服务员沉默了会,才抬起头回答道:“因为,军师说了,只有杀了你,我们才能解脱。”

“解脱?”莫名奇一愣,看向此人的眼神不禁有些放松,而握住了他的手也不自觉的放开了少许。说话间,此人面色不变,匕首又往下刺进去了几公分!莫名奇一吃痛,幡然醒悟过来,一把推开了此人,哈哈大笑起来:“我本以为我已入魔,Xing格已经癫狂,想不到,你们竟然中毒比我还要深!哈哈,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为什么,所有人都是疯子,都是疯子!解脱?什么解脱!”

嗤啦一声,莫名奇撕开了自己的本来就穿着单薄的衣服,腰间上的伤口在不断的深处鲜血,但自己却浑然不顾,而是癫狂的看着已经渐渐包围过来的人群,哪里是什么跳舞舞女,又哪里是什么酒醉的男人女人,一个个竟然都是早已埋伏在这里的杀手!

不,杀手形容是错的,因为,那里,莫名奇赫然看到不少眼熟的面孔,那些,都是曾经跟随莫名奇一起打江山的弟兄们。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