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不对!就在莫名奇认定危险是来自此人身上的时候,后脑勺突然传来了一种被狼盯住的感觉,就在莫名奇想要回过头,看清后面究竟是何物,耳边的空气轻轻的流动了下。莫名奇当机立断,也不在考虑后面到底是谁了,而是火速的一个侧身,堪堪躲过了。

一把大刀明晃晃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距离自己的身体就、也不过几厘米,莫名奇心里暗叹一声好险,然而危机并没有解除!就在莫名奇准备后退几步,刀身却是好像涂了502胶水一样,紧紧的跟着莫名奇的身子在空气中轮转出一个美丽的轨迹。唯一觉得这个轨迹不美的,恐怕就是莫名奇了。

身边还有20人左右,莫名奇没有放在心上,而就在这时,在莫名奇心里送了口气,准备迎接东南方向的这一个高傲的男人的时候,却熟料到,后面突然出现了一个人,还是一个高手,突下杀手。好一个把握好的时机!好一个欲擒故纵!

莫名奇冷冷的抬起头,看了眼自己右侧的男子,站在围墙上,一副胜利者的样子。再看看面前的人,赫然是一个年纪轻轻的小伙子。说他年纪轻轻是因为,子啊莫名奇看来此人年龄不过十七八岁,一脸的稚气还没有脱去,甚至是孱弱的身体还带着一股傻里傻气。可是,没有人怀疑他的实力。

莫名奇也不敢。

在这个少年出刀的瞬间,莫名奇就已经判断出,此人至少已经有了不少于十年练习刀法的经验了!十年寒窗,十年刀法。墙上的青年故意在一百人冲过来的时候,暴露出自己的目标,自己在心底知晓了他的位置之后,就有了一丝懈怠,在百来人渐渐的被自己解决的时候,心里不禁有些大意了。却不知,而就在我渐渐靠近东南方向,将自己的后背暴露给后面的时候,这个少年突然冒了出来,痛下杀手!

好,好个计划!好个阴谋!简直天衣无缝!

莫名奇眯着眼睛,仔细的看了看两人,配合默契,不像是一般的杀手,也不是戒子堂原来的任何一人。那么?莫名奇收起了架势,开口道:“你们是露干干的弟子?”

少年一愣,不知为何莫名奇会突然这么发问,又好像是被猜中了心思,有些不知所措,望向莫名奇的眼神充满了疑问。倒是一直站在高墙上的青年,面色严峻,冷酷到底,淡然道:“不错,我们是她的弟子。你就是莫名奇?我的师妹,现在怎么样了?!”

“果然。她没事,只是被玻璃伤了手脚。”莫名奇朗声回答道。

“多谢阁下手下留情。”青年依旧很冷漠的对着莫名奇拱了拱手,坦然说道。

莫名奇笑了笑,没有做声,心里却道,嘿嘿,我跟你师妹还在里面温存了会呢!“不用谢。那个,你们在等我?”

“不错!”青年傲慢的道:“本来我以为,今晚没有我们的什么事,想不到,最后出来的,竟然是你。看来,军师说的不错,你的确有两把刷子。”

“哎呀,你们军师太看得起我了。其实,我只有一把刷子。”莫名奇嬉笑着,身子慢慢的朝着那剩下的20人移动着。既然已经撕破脸皮,那么,杀一个算一个吧。莫名奇在知道这一切背后还有人Cao纵的时候,不同的人下手很是微妙。

以前是戒子堂的人,莫名奇大多数是伤其皮肉,或者让他不能站起来就够了,但是遇到的只要不是原来戒子堂的人,那么莫名奇就毫不犹豫痛下杀手。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原来的弟兄会那么义无反顾的跟着邵元涛背叛自己,但是,莫名奇的感觉告诉自己,这里有蹊跷。

莫名奇其实已经受伤了。在一百人中,有这几个人,藏在里面,莫名奇感受到了,他们并不是普通的帮众,而更像是特别训练出来的。从那些差不多的穿着打扮,和神似形似的动作来看,应该是那一个家族的家丁或者保镖。这些人,明显是受过特别的训练的,一个个下手阴狠毒辣,而且招招致命,莫名奇在抵挡住一个人的攻击的时候,想要挥刀逼退另外一人的攻势,被一个人暗自伤了手臂内侧。那是莫名奇抬手间,被乱刀划破的。虽然伤口不是很深,但是因为正好在右手手臂的内侧,抬手间都会扯动一下,所以莫名奇可以一直感受到一种撕心裂肺的疼痛,在浑身上下蔓延着。

强忍着痛,莫名奇裂开嘴,笑得很开心,见两人都不说话了,主动的开口问道:“我想知道,你们师傅难道现在已经做那个家族的杀手了吗?换一句难听的话说,就是走狗!啊,难道鼎鼎大名的露干干大侠,已经沦落到为了钱为别人卖命的地步了嘛!”

“住嘴!你凭什么侮辱我的师傅!哼,不要以为我对你客气,你就三分上脸了!”青年面色渐冷,对于莫名奇对他师父的描述,很是恼火,而处于对师傅的那一份尊重,他十分不悦的道:“我师傅只是和他们家族合作罢了。至与个中原因,就不是我等能够揣测的了。”

一直站在莫名奇跟前的少年,忽然道:“师兄,跟他废话什么,让我杀了他!”

“要是你能杀得了他,早就杀了。”青年不急不慢的开口道,似是在沉思什么,又似在衡量什么,半响才道:“师弟,你我一起联手,杀了他吧。夜长梦多!”

“好!”少年一听青年这么说,很是兴奋的舔了舔舌头,看向莫名奇就像是一只待宰的羔羊,半是怜悯的道:“算你倒霉!我跟师兄联手杀敌的事情,除了小时候,现在也就没有几次了!”

“哦?是吗?”莫名奇笑着道:“就让我看看,你们两联手的威力到#小说 底有多大吧!”

莫名奇忽然像是想起什么似地,不经意的说了句:“啊,我忘记了,你的师妹在里面还在流血,要是你们再不去的话,她应该就不行了!”

两人的攻势一顿,青年更是怒火中烧的骂道:“你怎么不早说!不是说只是伤了手脚吗?”就在此刻!莫名奇瞅准了一个时机,身形一闪,快速的消失在黑夜里了,青年一愣,少年就要追上去,青年爆喝一声道:“不要追了!穷寇莫追!我去里面看看师妹,你去通知师傅。说任务失败了。”

“是!”少年答应一声,就要离去,忽然肩上有一只大手按住了自己,少年大骇,就要往下缩,但是这双大手很快滴就松弛了下来,耳边传来一个亲切的声音道:“不用了!我都看到了。彬儿,你做的很好。许儿,你要记住今天师兄的话,穷寇莫追,知道了吗?”

“师傅!你怎么来了!恩,我都记住了!”许儿的少年看见师傅很是开心的笑了起来,与刚刚一直绷紧着的脸,迥然不同。

“师傅,任务失败了!”名为彬儿的青年对着来人单膝跪地,请罪说道。

“不是你的错!”来人眯着眼睛,看着苍穹深处,云淡风轻的道:“这是一个狡猾的家伙,他是发现了我的存在,所以逃走了。真是一个有意思小家伙啊。要是,我能收他作为弟子,就好了。”

青年眼眸子里出现了一抹不易察觉的哀伤,那是一种失落,悲观,还有落寞。彬儿名为薛礼彬,是仅有的从一开始就跟着露干干的人了。自己身边最初的九个人,都已经不在人世了,就连后来的几十个人,都一个个的消失了。

我在独活着。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