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来人正是露干干!

    敏锐的察觉到了薛礼斌的神情变化,露干干温和的笑了笑,走到薛礼斌身前,亲手扶起了他,温和的道:“不是你的错,你就不要自责了。”

    她没有看到薛礼斌的眼眸。深深的忧伤。

    薛礼斌突然想起来了,自己的师妹还在里面,而且受了伤!心里一急,这是仅有的一个第三代的小师妹了,跟随自己,一直耗到现在,侥幸没有死去。青年很疼爱她,。因为,他觉得,他们的命运很相似。

    “师傅,师妹受伤了,我去看看。”不等露干干回答,薛礼斌撒腿就跑,人转眼消失不见了。这里本是行龙会在广东的总舵,所以一开始安排的地址就很是隐蔽,晚上更没有多少人了,当闹剧落幕了,人们似乎还在梦乡。

    露干干看了眼剩下的20来人个帮众,不喜的道:“你们这么多人,都没有留住莫名奇,真是饭桶!哼,真不知道,为什么曹军师会看上你们戒子堂!还有你们几个,作为慕容家族的一线保镖,竟然连这么点事都没法做好,留着也没有设么用了!”

    “露前辈,话不能这么说吧。您老亲自前来,不也没有杀得了他,还让他跑了嘛!”一个人显然在慕容家族里有一定的地位,对于露干干的话语很是不满,小声的嘀咕了句,到底没有当着面顶嘴道。

    哪里知道,这样的小动作能逃得了露干干的耳朵?露干干冷哼一声,眼睛看向那剩下的20人,转身离去,“杀光他们!”

    “是!”名为许儿的少年,答应一声,眼中凶光毕露,露出尖锐的獠牙,朝着20个人的人群发疯般的冲了过去,手中与身体几乎等高的,不成比例的大刀,竟然在少年手中挥舞的虎虎生风,有模有样。不消片刻,那剩下来的20个人,就全部倒地不起,没有了人气了。

    擦拭了下刀身的血迹,少年熟练的拾缀干净了,迅速的将和他差不多高的刀身往背上一靠,就这么的离去了。

    风,轻轻的吹过。无声的黑夜,仿佛从来,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莫名奇跌跌闯闯的走在一个小巷子里,身后的巷子留下了一道拉的拉长的身影。悠长的巷子,只有前方一盏路灯,而且昏暗的,仿佛是一个即将死去的老人,油尽灯枯。搀扶着灯杆,莫名奇大口的喘着气。

    “曹!这***,是真要老子命啊!竟然在刀上涂了毒!”莫名奇咒骂了一句,因为一时太过激动了,一口鲜血吐了出来,隐隐的,是夹带着一点黑色了。本来就经受不住的身体终于不堪重负,歪歪的靠着灯杆就往下滑落下去。

    “咳咳!”莫名奇咳嗽不止,想要自己用手抚摸下自己的胸口,这样也许会好过些,可是,不知道为何自己的双手无力的下垂着,使不上劲来。莫名奇苦笑了下,无奈的摇摇头。哎。今天是踩到狗屎了。

    本来,莫名奇今天出来纯碎就是一时的兴头上,等到了真正面临邵元涛的时候,虽然没有多少顾忌,但是那种手足相残的悲情却在心头萦绕。而,自己现在早就冷静下来了,他知道他的处境,所以他一举一动都小心翼翼。可是,再怎么算计,还是不能阻挡住所有的事情。

    莫名奇在就要和露干干两个弟子比试的时候,就发现了又来了一个高手,而且这个高手一来就直接锁定了自己,莫名奇知道来者不善了。在第一时刻,莫名奇就将自己浑身的气息都收敛了起来。

    正在他不着痕迹的想要进攻的时候,从右臂内侧伤口处传来了一阵心悸的疼痛感,而且这种奇怪的感觉还在延续,竟然就在莫名奇诧异之下,死死的就要往里钻一样。可是,现在能怎么办?莫名奇完全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他只感觉周围只有自己的,就只有那个伤口了。这时,伤口处的伤痛,仿佛要人命一样,适时的传了过来。莫名奇差点模糊的意识,也瞬间反应了过来。

    这一刻,莫名奇感觉自己浑身上下没有了力气,而那个隐藏的高手很有可能就是露干干!虽然,此人与自己并没有多少的仇怨,但是现在此人分明就是为了那个家族做事的,要是自己真的被此人擒拿住了?一想到这里,莫名奇浑身就犹如置身于冰窖之中。

    逃!这是莫名奇醒转过来的第一个念头。在黑暗中那个影藏的人没有准备的时候,莫名奇果断的闪身逃离了。虽然黑夜是最好的武装,但是莫名奇并不敢走大路,而是顺着一条小巷子左绕右弯的,因为慌不择路,加上脑子昏沉沉的,莫名奇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现在在什么方位了。

    掏出手机,想要打个电话给化七元他们求救,才发现,自己在打斗的过程中,手机早就不知道掉到哪里去了。无奈的摇摇头,莫名奇干脆往后一躺,如释重负的斜靠着灯杆,仰望着星空。

    昏昏的路灯,柔和的照射自己的眼睛,莫名奇艰难的睁开了双眼,打量了下周围的环境,这里已经是陌生的环境了。整个巷子空荡荡的,竟然没有一个人。看着尽头,莫名奇才发现,原来这是一个死胡同。也难怪这里没有任何其他人了。难道,我要死在这里了吗?莫名奇想要站起来,可是想了想,自己能够逃离主要是出其不意,对方不想追,也害怕自己有什么后手,而且自己胡乱钻胡同,才能够脱险的。现在要是出去,很有可能就是自投罗网了。

    “谁!”莫名奇一声爆喝,手中多了一枚硬币,就要朝着巷子的尽头处扔去,一声低低的答应传来:“负一号,是我!”

    “恩?”莫名奇手中硬币没有发出,而是死死的盯着黑暗中,一个人慢慢的显露出来了。首先,在路灯的映照下,出现的是一个油光发亮的头顶,紧接着,一袭黑色劲衣衬托出精瘦的身材。“光头!”

    “是我,负一号,你没事了吧?”光头急速的走了过来,蹲了下来,检查了下莫名奇的伤口,出声问道。

    莫名奇裂开牙齿,道:“你要是再不来,我就要归西了!曹,这些***,竟然在刀上荼毒了!你带刀和火机没有,帮我把伤口处画个十字出来!还有,将我们手臂上扎紧了。现在差不多有半个小时了,要是再不阻止毒液扩散,大罗神仙也救不了我了!啊!!”

    莫名奇说话间,扯疼了伤口,忍不住叫出了声来。看着莫名奇叫出声来,光头显然诧异了下,因为在他的印象中,负一号是一个铁打的汉子,从来不会因为伤痛叫出声来的,可是眼前的一幕又让自己不得不相信这一切。莫名奇好似察觉了光头心中所想,不以为意的道:“这才是真正的我!既然痛,那就喊。那些电视小说里的沙比,一个个明明忍不了,还装着很坚强的不出声,傻蛋!”

    “额,是是是。”光头讪笑着答应,手忙脚乱的将莫名奇的伤口上十公分的地方包扎了下,拿出打火机将匕首的刀口烤了一会,看着已经开始发黑的伤口,动了动嘴皮子道:“负一号,我下手了啊。”

    “恩。”莫名奇点点头,别过头不去看伤口,双手化拳死死的抵住了自己的大腿。

    “哧!”滚烫的匕首与皮肤接触,一阵烧焦的味道传来,在伤口处,激荡出一阵黑烟。瞬间,豆大的汗珠从莫名奇的脸颊一滴一滴的往下直滴。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