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本来还在沉默不语的达仔,眼眸子里藏着不解,终于忍不住,问道:“老大,你,要怎么做?不是说,一切都是慕容家族搞的鬼嘛!既然已经知道是他们搞的鬼了,我们还要怕他做什么,只要我们积蓄了足够的力量,就去杀到他们老家,捅了他们老窝!”

    莫名奇苦笑不止,“要是以前,也许我还真的会这么做,可是,现在的形势并不允许我们这么做了。”

    达仔不明白,一屁股坐到了莫名奇的床沿位置,“为什么?为什么现在就不行了?”

    “因为,我们。,现在没人没势,拿什么去积蓄力量,又拿什么去杀到人家老窝?哼,虽然说,什么贫富差距在缩小,但是明眼人一眼就看的出来,这种差距是越来越大!因为,俗话说的好,有钱好办事!有钱人,越来越富有,因为他们有足够的资金和实力去做自己想做的,而那些穷人,则是一穷二白,啥都没有,更别说,有何建树了!”

    “和这个道理是一样的,那些有权有势有钱的大帮派,人只会越来越多,除非是遇到了特别大的事故,或者特别严重的灭杀帮派的惨案,否则都只会越来越强!而那些小帮派,在、却在社会的底层挣扎徘徊着,最后还是逃避不了被火并,被香没的结果!要是以前,我们的确可以这样做,但是现在,没有兵,拿什么去拼!”

    “所以,我唯一能够占有优势的,就是我的将!有你们,我就有我的优势!我刚刚看了下,要是我都没有记错的话,训练营里的前五位都没有走,还有第六第七第九,十三,十四,十六,三十四和光头!嘿嘿,所以从纸面上来看,我的上面一个层次的实力比现在的戒子堂还要强!这就是我的优势。”

    “可是,”化七元打断道:“他们现在幕后出现的人物很厉害,如果真是慕容家族搞的鬼,而他们又联合了露干干以及她的七名弟子的话,那我们就不占优势,甚至是落了下风!师弟,你不得不考虑这些问题吧?”

    莫名奇点点头,了然于胸的道:“自然。所以,我要去搅他个天翻地覆,现在,只有乱,才能更好的让我办事!上面乱了,下面也就不稳了。嘿嘿,那个什么曹军师不是要和我做个游戏嘛,那我就奉陪到底!”

    一直就没有开过口的尚可莹突然开口道:“慕容家族,我听过他们的事迹。名声不是很好,一心想要恢复他们家族的辉煌,而且为人高傲,一个个都觉得自己是真命天子一样,甚至是不把国家放在眼里!当初,我在广州发迹的时候,他们就一直以一个隐藏的最高领导者的身份姿态为人处世。虽然,当时逼走我的,名为义蛇帮,这个莫容家族背后也推波助澜了,其真正的目的不过是想要我做他们的眼梢,为她们监视整个广州的动态分布。”

    “你也知道慕容家族?”莫名奇多少有些意外的问道。

    尚可莹得意的道:“那是当然,当年,怎么说,我也在这里混过!而且,我告诉你,我怎么说以前也是这一带的大姐大!。”

    “慕容家族主动收复我,不得拿出点真本事来!怎么行?我当年,有幸见到了一个少女,哎,大概只有十来岁,比我还要小吧,但是她那一双鞭子不知道抽了多少人了都。”尚可莹回味起来,对过去发生的事情还清晰的记住了。

    “那后来,你怎么个说法?”莫名奇问道。“有幸,是什么意思?”

    “因为,我觉得,那个女孩,就不是一个人,世界上哪里有那么青Chun美丽,清新脱俗的女孩?我从来就没有看过这样的一个女孩,可以真正做到一尘不染,好像不属于这个世界一样,完全的超脱于这个污浊的社会一般。整个人,恩,怎么说呢,就是像仙女一样!我在她的面前,就好像是一只丑小鸭,而我甚至是自卑的都不敢抬头去看她一眼!”尚可莹说道这个女孩,眼眸子里藏着一种没来由的敬意和崇高。

    莫名奇心里讶然,看着尚可莹的神情,分明让他想起了许多虔诚的香客去拜佛,莫名奇在自己的师傅身后看到的那种眼神,带着深深的敬意和虔诚。这个女孩,按照尚可莹的说法,当时不过十几岁罢了,就已经拥有了这种超凡脱俗的气质,和令人顶礼膜拜的信仰,实在是可怕。

    只有他心里清楚,不是那个女孩出生的有多么的厉害,也不是长相真的有多么的华丽和清纯,而是一种自然而然散发出来的,这不是一朝一夕的功夫,而是要长时间的培养和打造才行的。那么小就有这么高的成就,一是说明这个女孩真的是有潜质,还有就是说,他的家族背后有着庞大的支持!

    慕容家族。

    莫名奇想到了一个女人。在莫名奇基本同意了广州越秀区这一片的时候,莫名奇一个人去了野外山上锻炼,香吐吸纳的时候,遇到的一个女人。

    夕阳西下,霞云涌起,苍木成林,无风自动,浩瀚天蓝,旁白墨玉,太常正气。黄昏在山中弥漫着,夜幕在悄悄降临,也不知道到底多长时间,莫名奇就这样静静坐着,空寂的山谷里传来兽鸣吼叫声,那青石一点岿然不动。当清晨的霞露落在莫名奇身上渐渐开始蒸发变干,莫名奇猛然睁开眼睛,那一刻,清明无比。懒懒的站起来伸了个懒腰,不禁高兴的清唱起来:“你是我的眼,带我……”莫名奇倏然发现自己的前面站着一个人!一个女人!她是什么时候来到这里的?为什么我一点感觉都没有?虽然自己进入了打坐,但是自己的灵敏度那可是师父都赞不绝口的啊,这?难道她不是人?想到这里,莫名奇心里一阵后怕,那也是一阵委屈啊,自己还是一个含苞待放的祖国花朵,如果就这么挂了,那多憋屈啊!暗自香了香口水,骨气勇气对着那背影怯怯的喊道:“仙女姐姐?”

    没有反应。消瘦的背影,孕育着美丽,曲线毕露的腰身,一头飘逸秀发直接埋到纤细的腰间,玲珑的身段虽然只是包裹在宽大的衣袍中,却还是隐隐能看到其中令人喷血的联想。“那个,你到底是谁?”莫名奇到底是大着胆对着那一直面对朝阳的未知女子喊道。缓缓转过身来的女子,平静的看着一脸呆滞的莫名奇,嘴角扬起止不住的冷笑,似乎面对男人的这种反应早已意料之中。一回头倾人心,再回头倾城貌。不食人间烟火客,吊眉兰眸颌,鹅白珠圆脸蛋,黑丝三千吹眠侧,绿布轻纱,朝阳不侵何人在为谁歌?“你又是谁?”一声轻喝打断了莫名奇的联想和龌搓的遐思,眼前女子看上去不过二十,却眉宇间暗藏着与年龄不符的沧桑。轻轻咳嗽打破这种沉闷的气氛,莫名奇微微放松道:“姑娘莫非是天上的仙女?”

    “哼,市井小人,焉乘一时口快!”眼前仙女一般的女子轻乍双眉,不悦道。“呵呵,姑娘大清早的就出来,这荒山野岭的,不怕坏人啊,还是赶紧回家去吧。”莫名奇眼里含笑,丝毫不顾女子快要杀人的眼神。“哼,像你这种废物,能对我构成威胁吗?速速离去,否则休怪我不客气!”女子一甩袖袍,怒斥道。看女子脸上厌恶的表情,莫名奇也不禁脸上寒霜,自己何曾受到这般女子的言语,自己小心礼貌回答,却这般不分青红着白的羞辱,嘴角勾起弧度:“我看你是女子,不与你计较,你也太过粗鲁了吧。”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