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狠狠的吸了一口,眼圈在房间里缠绕出一个美丽的弧度,缓缓的上升到房顶,然后渐渐的消散。黑夜,让神秘的男人更神秘。慕容复轻拍着桌子的手指,停顿了下来,身子斜斜的躺在了靠椅上,仰着头,望着天花板,道:“曹老哥,他出手了吗?”

“恩,出手了。”曹罗浩弯着腰,听到“他”的时候,怀着深深的敬意,脸上更是虔诚的好像是一个信徒,“戒子堂那个黄云龙,进入到了三楼,而且差点就让他发现了那里,所以,他出手了。只是,依旧如此,仅仅只是将黄云龙重伤,而没有马上将他杀死!”

“早该料到,他能出手,已经不错了。这一次,二哥肯将他借给我们使用,嘿嘿,我们已经是赚了。你也不是不知道,这么多年,他已经为我们家族前前后后出手了四百七十一次了,只要他做足了五百次,就可以自由。我敢肯定,他的内心里,一定会很不甘,因为,当年欠我父亲一条命,他用了将近十五年的青Chun在赎回自己,要是我,嘿嘿,早就疯掉了。”慕容复扔掉了手中的香烟,又习惯Xing的轻抚了下大拇指上的绿色翡翠扳指。

“也许,正是因为如此,所以即使他每次出手,也不会当场将此人杀死,而只是重伤!因为,他在无声的抗议这一切。”曹罗浩点点头,相信了慕容复的分析,如是映着慕容复的话,说出了自己心中的猜测。

慕容复不知在看天花板上的什么,眼睛瞪的大大的,似乎是累了,他闭上了自己的双眼,揉了揉自己的太阳Xue,喃喃的道:“可是,与他动手的人,又有谁能活的过第二天?一招致命,心狠手辣,当年的一刀斩楚天南可不是凭嘴皮子吹出来的啊。”

两人忽然都没有了话,陷入了短暂的安静。

“咦?不对劲!”坐在靠椅上,已经闭上了眼睛的慕容复猛的站了起来,走到了窗台面前,莫名奇和曹军师还在对峙着,两人似乎忘却了寒冷,也忘却了打斗,而周围的人,因为没有曹军师的命令,也没有冲上去动手,周围的人很默契的形成了一个包围圈,但是就是没有动作。

整个黑夜都很安静。

“怎么了?四少爷,哪里不对劲了?!”曹罗浩一愣,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错愕的看着慕容复一惊一乍的样子,显得有些局促不安,很是不符合他一项的稳重和冷静,当下很是惊讶的紧紧跟随着脚步来到了窗台位置,对着外面仔细的张望了下i啊,并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

“要是你去敌人的大本营,你会不事先做好调查工作,就这么的冒冒失失的闯进来?慕容复问道。

“当然不会!要是我做事,尤其是偷袭这种说不定就有的去没的回的事情,可定要仔细的勘测探查了,没有了个三五四会,我是不会轻易上门动手的。”曹罗浩自然的想了想,立即坦然答道。

“那就是了。这张居正上的是二楼,黄云龙上的是三楼,那个,那个背走女子的家伙,是叫一号吧?他,并没有前去四楼,也就是我们这一层,这是为什么?”慕容复像是在问曹罗浩,可是那语气分明就是在问自己,仔细的想了想,也没有想出答案。

就在这时,一把刀抵在了自己的喉咙处,窗台外面,一个穿着紧身黑衣,带着面罩的人,从窗台处探出了头,声音有些低沉,但是更多的却是以后总冷意,黑色的眸子带着一丝狡黠,嘿嘿一笑道:“想知道为什么吗?因为,这一层,是我负责的。好小子,你可等的我好久啊,靠,竟然这么久才进入我的攻击范围。”

身后的曹罗浩一惊,眼见慕容复被劫持了,就要冲上去营救,黑衣男子一声冷喝:“站住!不要动!不然,我的手一抖,嘿嘿,可就指不定不会在他的喉咙上,划破了一个口子啊。”

“你!”曹罗浩冷哼一句:“放开我家四少爷,不然,我保准你会死的很难看!”

“嘿嘿,可惜,我燕白羊,天生的不受任何人威胁!还有,忘记告诉你们了,我这个人啊,自小这手啊,就抖个不停,有时候受到惊吓什么的,就容易出现乱子的。哎,没办法,这么多年了,想改也改不了的毛病了。”燕白羊摘下了自己的口罩,嘿嘿一笑,傻呵呵的道。说完,手还真的动了动,一道刀痕刻出了一道血迹。

那一边,曹罗浩一惊,赶紧道:“哎,哎,不要乱动,我后退,我后退!”

曹罗浩退到了房门口的位置,还在往后退着,燕白羊好笑的看着此人的举动,道:“不要想着叫着,这样只会让他死的更早!”

出人意料的,即使在燕白羊的恐吓下,曹罗浩还是探出了头,朝着外面两边看了看,最后似乎终于确定了没有人,才重新走进了房间,缓缓的关上了房门,燕白羊一愣,对于曹罗浩的这种行为感到很是不解,然而,下一秒,曹罗浩就解决了自己心中的疑问了。

曹罗浩缓缓的朝前走了几步,距离燕白羊大概只有四五米远,才止住了步子,半低着个头,仿佛是一个公子哥在调戏妇人,一副懒散却不得不这样的姿态,从口袋中掏出了一包香烟,学着四少爷慕容复的姿势,点燃了香烟,“四少爷,每天这样抽烟,果然很爽啊。”

四少爷微微皱了皱眉头,感受到抵在自己脖子上强大的力量,一时间也不敢就轻举万动,看向曹罗浩的举动,隐隐猜到了什么,但是自己又无法确定,不得已,只得想要转移话题似地,对着燕白羊狠狠的道:“刚刚你为什么不动手?!现在,你才#小说 抵着我的脖子,这样岂不是有失公允?!”

燕白羊咧嘴一笑,“四少爷是吧,瞧你说的什么话啊,真是的,难道,你不知道暗杀,什么骄傲暗杀,还跟你讲什么公允?”

“就是!四少爷,我看你,不会是烧糊涂了吧?”站在门口不远处的曹罗浩淡淡的道。

“放肆!”四少爷慕容复神情狰狞,听到曹罗浩的话语,大声吼道。

“少爷,您别大声吼了,没有用的,刚刚我看了下,这里是没有人的,我叫他们已经都下去帮忙了,还有的人嘛,嘿嘿,已经去追你那个小鸡了。我知道,你喜欢他,基情四射嘛,我会将他尸体找回来的。”曹罗浩冷静的回答道。

“你和他是一伙的?你被莫名奇买通了?!”慕容复阴沉这个脸,知道了自己的处境,不禁面色不是很好看。

“四少爷,瞧你说的是什么话!我哪敢啊!我曹罗浩虽然不是什么好人,可是,我对,慕容家族那可是忠心耿耿的啊!你这么说,可是对我的亵渎了啊!啊,忘记告诉你,其实我是大少爷的人。一开始是,现在是吗,将来还是。”曹罗浩从怀中掏出一把**,指着四少爷的头,淡淡的道。

燕白羊讶然的看着两人的对话,有些迷糊,这,这到底是怎么个情况啊,我,我擦,这到底是谁打水啊!

曹罗浩的**,在黑夜里,也散发着别样的冷意,仿佛带着嗜血的使命来的,一动不动,显然,这是一个玩枪的老手了。燕白羊禁不住后退了一步,有些看戏的样子,只是曹罗浩好像没有看到自己的举动,依旧只是对着慕容复。燕白羊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胸口,不确定的道:“这个,这个,不关我的事,是吧?那,那我可走了啊。”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