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什么?!”饶是莫名奇耳闻尽天下奇人异事,一听到这样的一句话,还是难以克制住自己的心情和惊讶,忍不住开口惊叹的问道,对于慕容复口中的遗训,心中多了一丝异样的情绪在里面。他的心里,更多的是,是对于慕容家族家主真实的实力的评估,因为,在他的印象中,中华武榜并没有这个人。

慕容柳生,莫名奇喃喃的念叨了一句,等待着慕容复的继续解释。

慕容复的对于莫名奇这样飞反应一点也不惊讶,自己当初听到别人这样的说法,不也是这样,甚至更失态嘛。停顿了一下,慕容复继续道:“是的,这就是在我们家族一直私底下流传的小道消息,现在的家主,也就是我父亲慕容柳生,当初刚刚继任慕容府的家主之位的时候,只是在小一辈中出类拔萃,但是自从他进入了印月台,闭关了一个月之后,出来就实力大增了。自此,在家族内部,即使是老一辈的佼佼者,也不在是父亲的对手了。”

莫名奇脸色神情很是平静,听完慕容复的话甚至都没有惊呼一声,但是内心却是波澜起伏,惊讶异常,这,这要是真的,那岂不是说这个所谓的遗训充满了一种魔力,拥有者可以像小说中那样,使用灌顶的方法,得到功力?!这,这未免也太过玄幻了吧?

突然,莫名奇脑中一道闪电,想起了一个重要的短点,道:“不对,你这,一直是听闻,怎么知道,里面不是有什么武功秘笈或者什么心法,也许是因为这个原因,才得到了极大的提升的呢!而且,我看你的用的的词语是一个,能力的词语,而不是武功,这应该不是你的口误,也不是你觉得两者的意思是相同的吧?”

莫名奇说完,看向慕容复,慕容复看不清他的脸,他却是能的。

慕容复的脸色很是不好,有点苍白,似乎在述说家族的内幕,心里有些不安,所以说神情有些不是很坦荡。莫名奇的话语让他心里一惊,随后道:“你果然不是平庸之辈,这点异样都被你看出来了。不错,的确,家父进入闭关的印月台,出来之后,所有人都觉得父亲各种方面都变得虚无缥缈起来,整个人的气质也变得愈加有神秘,无法把握。甚至,他给人的感觉,他就不是他自己了!”

神情错愕,对于慕容复的话他是也来越不明白了,难道进去之后,就不是他本人了?莫非,还有什么东西,附在了他的身上?呀!这个念头本来只是莫名奇随即的乱想出来的,可是,却在自己的脑海里久久的回荡着,他忽然发现这个可能Xing是那么的大。想起师父对自己说过,这些修真家族,总有着一个两个老底子,有着一个两个不可思议的离奇。

莫非?

不等莫名奇继续思考,慕容复自己也陷入了深思之中,像是回忆起了什么令人可怕的事情,他缓缓的开口道:“我记得,那时候,我还没有进入慕容家族里,所以我并不知道当时具体的情形,但是我确实看到过别人描述过家主的模样,那是在十年前,有个人到了慕容家族来,挑战我的父亲,被我的三个叔叔拦住了,最后叔叔们都被重伤了,我父亲本来是在练功场指导我们练功的,最后匆匆走进了印月台,出来的时候,将来人击退,我父亲却是毫发未伤!”

“你是说,你父亲是先进去印月台,然后才和对方过招的?”莫名奇轻声问道,眼睛里闪烁着一丝光亮,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不错!在我印象中,我是知道的,我的父亲大概真实实力就是和我三个叔叔联手起来相差无几,甚至是略站下风,但是,我父亲进入了印月台之后,就仿佛变了一个人了,变得,变得,厉害起来了。”似乎是最后慕容复也不知道该具体怎么形容他的父亲,只能最后还是用了最简单的厉害这个词语来描述了出来。

“会不会,是在印月台有什么,比如说,铠甲,或者说,秘密武器,甚至是武功心法,又或许是,增强功力的东西?”莫名奇试探着问道,把自己能想到的东西都说了个遍,但是慕容复笑了起来,很开心的样子。

因为,曾几何时,他又何尝不是这样想的呢!这才发现,对于家族,他自己都有些不确定,仿佛虚无的存在着。几乎所有人都会在第一时间这么想,无法逃脱掉俗套的命运。原来,就连他,也无法挣脱,还是和我一样,也许,真的是这个事件太过于超乎现实了吧。

“印月台并不是无人打扫的,家父每天都会派人前去打扫一番的,曾经有一次,一个孩童因为贪玩,那一天没有前去,就被父亲大加责罚,最后要不是其他的叔父求情,这个人恐怕就会在这个世界除名了。不过,倒是有一件令人奇怪的事情,那就是,父亲指派前去打扫这个印月台的人,都是一些不足十岁的孩童。”慕容复顿了顿,才继续说道:“从孩童的口中我们得知,印月台里面只有一个案板,案板上只有一个大书本一样的册子,有个孩子曾经翻看过,里面的确是写着慕容家族遗训。”

“哦?”莫名奇听到这里,没有被慕容家主派遣孩童前去打扫房屋感到惊讶,而是前面的一句话,至于后面慕容复说的,印月台只有一个案板,就更加的不奇怪了敢要孩子前去打扫,必然没有那么容易发现答案的了。“对了,既然里面只有一个案板,案板上也只有一个遗训,那么,他到底要那些孩童去打扫什么呢?”

“这个嘛,具体的我也不知道,只是听家族里传闻,那些孩子只是每天打扫一下房子,还有就是擦拭遗训了。几乎就没有其他的事情了,不过,他们需要每天早晚各一次,这是家主特别要求的。对了,我从一些家族前辈手中的笔记看到,说历代的家主都是这样的,都会派遣孩#小说 童前去印月台打扫擦拭遗训的。”慕容复突然想起了自己年少的时候,初学修真之术的时候,心里甚是不明白,就去了家族的书阁观摩一些前辈的手记,在那里看到了不少人轻描淡写过这件事情,当下对着莫名奇全盘托出了。

“是嘛。”莫名奇笑了笑,仿佛有什么开心的事情,让他的心里不禁的乐和了起来,不着痕迹的看了眼慕容复,莫名奇收拾起笑意,随便的问了句:“对了,不知道你们家族和露干干是什么关系?为什么,她会帮你们对付?我自认,没有哪里得罪过她把。”

慕容复摇摇头,道:“具体的恩怨我是不知道了,但是,倒是有个传闻,那就是露干干喜欢我的二叔,似乎两人年轻的时候发生过什么,你也懂得,我们家族对于这些不甚维意,所以,即使是真的,露干干也恐怕得不到什么。不过,他对我们家族却是关照的很。据说她已经有四十岁了,但是看上去只有二十七八的样子,所以不少人还喊她姐姐呢!”

莫名奇忽然想起了赵灵儿,在和自己说起自己的师傅的时候,就说过露干干不过比自己大七八岁,想必就是这个原因了,有的人是有驻颜的功法的,有的嘛,他轻笑两声,现在整容的那么多,谁知道真实Xing。就像青莲屠夫,不也是去整容医院动手术的才看上去那么的年轻嘛。

噙着诡异的神情,莫名奇问了句:“对了,为何慕容家主没有出现在中华武榜和中华榜上?”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