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洗髓经其实讲究的是一个哲学思想来调理人和人生的一个过程,像无始锺气篇这个是本篇篇名。代表本篇要说明的是宇宙万物的根源、一切心物本体Xing质。

凡夫的眼耳见闻能力,如果只是以过去的经验、思维来使用,是很难实际了解到这个本体的,不然就不叫做凡夫了。任何人如果能参悟了解到这个本体,就算是只有一点点消息,也非常的有帮助。元气就是我们生命的基本能量。简单分类来说,我们平日依赖呼吸、饮食维持身体功能,把这空气、食物、水转换为能量来提供身体所需,这个能量是属于后天的。许多练气功的朋友,多半是练得了这后天的气,强化了把呼吸、饮食转换为能量的功能。而元气,也可以称作先天之气,是伴随着生命而来的,存在于生前死后。这先天之气与整个宇宙所有生命的能量是一贯的。如果参悟了生命的本体,了解这元气的生成道理,便算是开启了这能量库之门,开始可以去开发运用这生命能量了。

在洗髓经之中,还有强调的就是,能量并不是静止不动的,另外,关于生死,也是流动不停的,莫名奇还记得师傅曾经让他将气凝结在一个地方,静止不动,感受一下其中的奥妙,又控制着这股气在四周游遍一个小周天,大周天,再感受下其中的奥秘,莫名奇隐隐抓住了其中,生命周而复始,生生不息的感悟。

当时,也没有在意这些。如今,再次在这个小屋子里,莫名奇竟然玄之又玄的进入了那种美妙的意境当中,周身的气质,也陡然变得虚无缥缈起来。

咦?身后突然传来一声惊疑,本来沉浸在这种美妙之中的莫名奇,顿时被惊醒了,转身朝着身后看去,一个死气沉沉的老头子,正一脸阴沉的看向自己,双眼有些疑惑,但是更多的却是一种寒意!

莫名奇大吃一惊,此人是什么时候进来的?就要做出动作,远离这个鬼魅的老头的时候,莫名奇身子底下忽然一矮,本来还安静平稳的蒲团往下一落,再要做出动作逃离这里的莫名奇,一个不稳,身子直直的落了下去。

本来,对于莫名奇来说这种突然的失重也不会影响到他,但是这个鬼魅的老头突然出现了,吓了他一跳,让他的心神一个不稳,又恰当好处的突然地下悬空了,所以才没有防备,等到自己发现不妙,准备腾空而起的时候,已经晚矣!

摔了个七荤八素,莫名奇躺在地上,久久不动,浑身的骨头仿佛都散了架,本来,莫名奇要是直接落下来,本没有事情,因为在下方正好有一个渔网模样的东西,正好抵消重力,但是莫名奇在空中有意躲闪,想要重新借助力量上去,不料,四周的墙壁光滑如玉,根本就无法借助摩擦力,不得已还是生生的掉落了下来。这样一来,还偏离了轨道,重重的砸在了地面之上。

摇了摇头,使自己的脑袋情形了些,抬起头,看了看四周,漆黑一片,四周伸手不见五指,一时间,莫名奇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到了哪里。身心一松,干脆闭上了眼睛,完全不顾自己闲杂的处境了,昏昏然就要睡了过去。上面传来一声动静,应该是机关闭合的声音,莫名奇不动声色,等待着危机的降临。

黑暗,总是给人无限的遐想。

莫名奇静静的躺在地板上,想了很多很多,自己的父母,自己的大学,还有穆琴,还有那帮可爱的兄弟们。他有点累了,好想就这么的躺着,再也不动的最好,是不是自己真的已经疲惫了?只是一直伪装着坚强罢了,为什么,自己会这么想呢?为什么,自己会有这种消极的想法呢?

也许,自己从来就不够坚强。

莫名奇嘴角扯动了下,他这一回,听到了,有人在靠近他,可是,他不想动了,静静的,静静的,躺在地板之上,等待着什么。不出意外,此人并没有刻意隐藏自己的脚步声,所以在莫名奇察觉到之后,此人的速度非但没有减下来,还加快了许多,直到距离莫名奇只有半步之遥了,才生生停止了下。

沧桑的声音从莫名奇的上方传来,“你是什么人?”

莫名奇缓缓道睁开了双眼,眼前漆黑一片,但是对方的鼻息在自己的脸皮上一扫而过,他知道,对方就在自己眼前,他没有马上动手的意思,而是轻声的笑了起来,反问了一句道:“你又是什么人?!”

黑暗中藏匿着的人好像笑了起来,但是没有一丝一毫的声音,久久,此人似乎已经离去了,再也了没有踪迹,那若有若无的鼻息也消失不见了。莫名奇心知不妙,再也不敢托大,之前的颓废也一扫而去,就算死,也不能死在这里,不明不白,那岂不是冤大头了!

一个鲤鱼打滚翻身起来了,对着前方空气中试探着提出一脚,哪里还有半个人影,心中的#小说 警戒更甚,但是终究还是不敢率先做出什么举动,站在原地仔细的感受了下空气中流动的方向,还有细小的声音,但是周围安静的仿佛空无一物,处身与真空之中一般。莫名奇握紧了拳头,眼睛四下扫视了下,虽然相比较其他人而言在,自己的视力觉得是好上不少,但是那前提是在有这微弱的灯光,哪怕只是一点点星辰,甚至是黑夜中的空白,都可以,然而,此地,没有一点光线,所以现在对于他来说,和普通人基本无异。

想了一会,莫名奇干脆把眼睛重新闭了起来,全凭双耳去倾听周遭的一切,等待了许久,也不见什么攻击,甚至是进一步的动作,举得有些不对头的他,果断朝前迈出了一步,地板发出的“嘎达”的一声,吓得莫名奇立即做好了随时准备出现的危险,只是,仿佛危险真的消去了,除了他的脚步声,就再也没有其他的声音了。

琢磨了片刻,莫名奇觉得与其等在此地,还不如主动出击,心中打定了主意吗,不由的放松了一下,拿出了后面的小型背包,从中拿出另一个迷你手电筒,与之前的笔杆形状的相比,这个要大上不少了,而且灯光也明亮的多。

对着四周照射了下,周围的确是空无一人,但是莫名奇可以肯定,之前那一个人存在过,或者会所出现过在这里了,这是,他,他的人呢?

对了!莫名奇心中有些狐疑,此人来到自己身边的时候,没有一点脚步声,这是怎么回事?莫名奇脚踩在地板上,发出了清脆的声响,但是那一个问莫名奇话语的人,为什么走在地板上,毫无声响?这,这是怎么回事?!

莫非,此认是在空气中飞的不成?

荒谬!这是怎么可能呢?可是,又如何解释这种情况呢?莫名奇不敢想象下去了,来到了慕容府邸之后,他就遇到了好几个老家伙了,那一个印月阁的老妪,刚刚在印月台堂前出现的老头,还有就是那一个走路没有声音的人了,听声音,应该也是一个老人。那么,这两个老头,到底是不是同一个人恩?

为什么,慕容家主会有这么多的老人呢?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底蕴和沉淀?

莫名奇震了震腰膀,大胆的直接朝前走去了想要离开这个鬼地方,自己死了,那么戒子堂那些剩下的人,就真的危险了。而自己先前的承诺,不就是一个笑话吗?他不能死,至少不是今天,不是死在这里!

就在莫名奇扭过头准备朝前继续走的时候,一张脸,正寒气逼人的对着自己。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