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和风和雨点苔纹,漠漠残香静里闻。林下积来全是雪,岭头飞去半为云。不须横管吹江郭,最惜空枝冷夕曛。回首孤山山下路,霜禽粉蝶任纷纷。

一首落梅曲的笛声响起,本来还只是和莫名奇对峙的脸皮骤然变得焦躁不安起来,一个个做出了跃跃欲试的样子,显然,莫名奇的话,让老人多少有些不安,准备采取行动了。他等不及莫名奇思想变得空洞了,等不及莫名奇接受不了现实,失去了信念,最后也成为了行尸走肉,因为,就在自己刚刚言语激怒他的时候,他捕捉了#小说 莫名奇在短暂的失明后,那爆发出来的强大的意念。

三月东风吹雪消,湖南山色翠如浇。一声羌管无人见,无数梅花落野桥。

歌曲一变,笛声骤然加快了几倍,莫名奇听出了那急促的催促之意,心中一动,那些包围住莫名奇的脸皮,一个个发疯了似地朝着莫名奇冲击了过来,再也不顾什么灯光,什么危险,都抛之脑后,哦,抱歉,它们没有后脑勺。

数萼初含雪,孤标画本难。香中别有韵,清极不知寒。

横笛和愁听,斜技依病看。逆风如解意,容易莫摧残。

笛声的音调又是变的激昂起来,所有的脸皮都不在矜持了,一张张抖动着,凌空朝着莫名奇的脸迎面扑来,莫名奇不知道这些脸皮为何可以在空中悬浮,但是他知道,此时要是再不采取措施,自己就真的没有机会逃走了。他丝毫不怀疑那个没有暴露出来的老头子的话,自己要是留在这里就会和那些脸皮一样,成为一个没有感情的怪物!

他不想,也不愿。

灯光四周快速的一扫,延缓了下这些脸皮的攻势,莫名奇乘势身子一矮,蹲了下来,在地上一个懒驴打滚,就离开了原地,只是这样一来,距离楼梯口更远了,一拍脑门,莫名奇暗骂自己一声,也顾不得自己后悔,身子又是在空中左躲右闪,离开了下一轮的包围圈。

如此往复几次,莫名奇心中不禁开始火大了。MD,有本事你老子面对面的干啊,这样,这样也太窝囊了吧?

莫名奇心中暗骂中,笛声再次一变,这一回,里面还夹杂着琴声和琵琶,令人感觉颇为怪异,然而,这些脸皮的举动却是分外怪异。转轴拨弦三两声,未成曲调先有情。弦弦掩抑声声思,似诉平生不得志。低眉信手续续弹,说尽心中无限事。轻拢慢捻抹复挑,初为霓裳后六幺。

声势不减,声音越加的清脆高扬,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间关莺语花底滑,幽咽泉流冰下难。冰泉冷涩弦凝绝,凝绝不通声暂歇。

一个调子之后,曲子突然慢了下来,自有一种别有幽愁暗恨生,此时无声胜有声的感觉。莫名奇心头疑惑,据耳细听起来。

笛声骤然停下了,许是看到这么长时间,还没有将莫名奇控制住,那一个暗中Cao控的老者有些心悸还有心急了,马上改变了策略。一阵琴声开启前奏,随后是鼓声雷鸣,继而是钟罄齐鸣。

雪欲来的时候,又烫一壶酒,将寂寞,绵长入口。大寒夜,山那头,彤云出岫,小炉边,那首歌谣,不经意被写就。白露前,麦未熟,恰是初秋,约临走,将柴扉轻叩。岭上霜红也浸透了眼眸,那首歌,哽在喉,沉默不忍回头。

歌曲荡漾,细水流长,“卿尚小,共采薇,风欲暖,初成蕊,问离人,山中四季流转又几岁?卿初嫁,独采薇,露尚稀,叶已翠,问征人,何处望乡一枯一葳蕤?”

面皮在空中毫无章法,全部胡乱的凌空飞翔着,更有甚者直接撞击着四周的墙壁,莫名奇看着这样的一副诡异画面,心生警惕,眼睛藏着一丝看不见的异彩,他想起了什么东西来了。音乐还在继续,面皮更加的紊乱了。

雨未停的时节,煎茶试新叶,让光阴,杯中交叠。茅檐下,水如泻,沾衣未觉,研开墨,芒种刚过,歌写至下半阙。Chun分后,花未谢,尚可采撷,却低首,问是耶非耶?

“卿尚小,共采薇,风欲暖,初成蕊,问离人,山中四季流转又几岁?卿初嫁,独采薇,露尚稀,叶已翠,问征人,何处望乡一枯一葳蕤?卿已老,忆采薇,草未凋,又抽穗,问斯人,等到野火燃尽胡不归?昔我往,杨柳垂,今我来,雪霏霏,问故人,可记当年高歌唱采薇?”

琴声悠悠,婉转的似乎不再是针对面皮,而是莫名奇了。他内心的茫然无限的扩大了,仿佛冥冥中有什么牵挂在呼唤着他一般,深深的,深深的,他忘记了自己究竟身处何地,也忘记了自己究竟还剩下些什么,他渐渐的迷失了,那委婉的伤感是不是在问着还没有归来的客人,又是三月杨柳青时,而我的那个她又在哪里?

“哗!”面皮呼啸着朝着莫名奇就冲击了过来,乘着莫名奇失神的刹那,将莫名奇团团包围住了,猛然间,周身一紧,面颊更是被一张张脸皮,死死的裹住了,呼吸不了,莫名奇一个激灵从苍穹的幻想中醒转了过来,双手紧紧握住,浑身爆发出强烈的的波动,奋力朝着四周甩去,奈何此时脸皮早就占据了上风,无论莫名奇如何努力,都无法使得这些脸皮脱落。

莫名奇感觉自己的呼吸愈加的难受起来了,有心想要挣扎出去,但是里那批配合的很是默契,将莫名奇的关节部位全部包裹的结结实实的,莫名奇想要动荡分毫都十分的困难。他的脑子还是清醒的,但是这一刻,他真的有点束手无策的感觉。

灯光!

莫名奇忽然想到了这个唯一的解救方案,只是,因为脸皮的攻击,手电筒的确是还在手上握着,却早就使用不了了,因为自己的整个手臂都被拉得直直的,无法弯曲。莫名奇内心一颤,难道真的就要这样死在这里了吗?

自嘲的笑了笑,大意失荆州,饶是如此吧。本以为自己艺高人胆大,怕他个毛,不料才刚刚出道便着了别人的道,现在又失去了逃生的希望了。哎,莫名奇啊莫名奇,你还是太过大意了。

莫名奇身子放松了下来,想想自己不算一代枭雄,也好歹算是个角色吧,年纪轻轻,在道上,至少是在这一片,也还有点名气了,熟料到,落得这样的一个结果。哈哈,可悲可笑。轻轻的叹息一声,既然明知道要死,那就死的安详点吧。莫名奇放松下来后,他感觉不到身体的疼痛,只是因为被憋住了呼吸,身体也被嘞的难受罢了。但他知道,这样下去,就算自己气息绵长,比常人心肺功能也强大的多,不出几分钟,自己就会一命呜呼了。

“老大,我来救你了!”就在莫名奇身心疲惫之下,准备放弃的时候,仿佛从遥远的天边传来了一声呐喊,到达了自己的内心里,直撮莫名奇脊梁骨,莫名奇身子一震,本来已经丧失殆尽的信心,陡然上升爆发了出来。

用力的张开口,想要喊出话来回应,但是嘴巴刚刚挤开一个口子,一张面皮就刷的一下封住了口子,还不等自己说出话来,一张又一张的面皮抵住了,死死的,莫名奇喉咙本来还憋出了一口气,但是这样一来,却是一下子卸掉了,终于脑子缺氧之下,昏昏然的就要倒地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