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响更漏,窗影斑驳,脱玉镯,木兰落,如有诺,死生契阔,月成朔,天也殁,韶华凋,九龙逐涛,战火燎,情可抛,剪影描,宫墙纷扰,蛟龙啸,入碧霄,看尽三十三宫阙,最高不过离恨天,紫禁巅,我命由我不由天,情何堪,世人嗟叹,数遍四百四病难。

剑意如霜。

最苦不过长牵念,水袖挽,再唱出秋水望断,负朱颜,心字成缺,响更漏,窗影斑驳,脱玉镯,木兰落,如有诺,死生契阔,月成朔,天也殁,韶华凋,九龙逐涛,战火燎。

剑意如火。

情可抛,剪影描,宫墙纷扰,蛟龙啸,入碧霄,看尽三十三宫阙,最高不过离恨天,紫禁巅我命由我不由天,情何堪,世人嗟叹,数遍四百四病难,最苦不过长牵念,水袖挽再唱出秋水望断,负朱颜心字成缺,看尽三十三宫阙,最高不过离恨天,紫禁巅!

剑意如痴!

仅仅只是一剑而出,莫名奇就从剑身上看到了很多很多,那哀嚎的龙吟,那韶光易逝的感叹,那思念的无奈,那命运的羁跘。慕容红雨,莫名奇眯着眼睛,脑中马上勾画出这样的一个画面,一个人站在悬崖边上,看着夕阳西下,那悬崖之下,便是无尽的大海,远处白帆已经瞧不见了,故人离去,我还有什么人可以依靠?

孤傲。

像是感受到了慕容红雨的剑意,莫名奇心中有种一样的感觉,此人,也许只是装作的冷傲,其内心刚好相反,热情如火,而我只要稍稍激发,导致他内外矛盾,引发他自身的挣扎,就可以不攻自破!

对于慕容红雨莫名奇不在关心,眼神慢慢的转移到了他身后的慕容梦,从一开始进来就默不作声,一脸冷淡的看着前方,也不知道是在莫名奇还是只是在看空气罢了。眼神深处,莫名奇察觉到了这个女子的内心。有种孤独。

渡头飞雪,千山横叠,你煮酒燃烟扁舟载月,抖落这风尘掂掂四五钱,都怪这浮云扰扰我望眼,赏罢了一江风月夜无边,谁和一曲来答谢,你胭脂一点。流云鬓芙蓉面,都写着华年,我笔锋缠绵,点过睛描过线,都绘着三生缘,欲描难写,数流年惦流连,握在手指间,洇阴墨一片,披着雨沐着烟,看苍茫水接天,辰光一天,你眉间蹙着朱砂一点,我笔下藏着悱恻千言,案前欲描欲绘丹青厌,楼外又坐辰光一日闲,都说鲜衣怒马正少年,恰逢着花正香月正圆,唱着浮云一梦长安远,把这姹紫嫣红都看遍。

是了,莫名奇看透了,那一抹冷意背后,深藏这孤独,每个寂寞的女人总是喜欢习惯了用伪装来伪装自己的坚强,那刚毅的脸盘底下,是什么?慕容梦,一个从小失去了母爱的孩子,在父亲的激烈的训练中,失去了童年,失去了梦想,失去了自己的快乐。在慕容复的介绍中,慕容梦是一个对自己十分苛刻#小说 的人,这和父亲从小的教育有关,所以在她的父亲死后,她几乎陷入了癫狂之中。

在若干年之后,慕容梦已经成长为了十二侍卫排行老二的统领了,在慕容家族之中也是一个拥有这不少的话语权,不少的威信的一个人了,这在她父亲当年还存在的时候,也是略有不及。慕容红雨,在十二侍卫中,虽然是排行第一,但是要是真正的论及在家族的凝聚力,却只是在伯仲之间,甚至是略有不及。

但是,在万人瞩目之下,在所有人都敬服的背后,谁又能读得懂她眼中的孤独呢?谁又能明白,在每一个珠帘又改的小楼,她一个人,看着空寂的夜晚,还有空无人烟的冷寂的慕容府,寂寞心头,孤独弥漫。

嘿嘿,莫名奇心头又是笑了笑,这个女人,也可以解决。慕容紫嫣,慕容梦,你们都是一类人,即使慕容紫嫣的父亲就是现在的慕容家主,即使在家族内部,她都受人尊敬,令人敬仰,但是,这样的人,其实也是孤独的吧。另一种孤独。

眼神在十二侍卫排行老三的阮经年身上一扫而过,就没有再看。不是他不在意此人,而是十分在意此人!从此人身上,他看出了很是沉稳的气息,毫不外漏,一点气势都没有,但正是这一点,让莫名奇颇为惊奇,他忽然觉得,此人恐怕实力不在慕容梦甚至是慕容红雨之下!

可怕!

这才是真正的高手!一个大家伙!懂的内敛的人,才是最厉害的高手。沉默的羔羊,往往比凶相毕露的狼更加的可怕。没有可以去关注此人,因为,他的心中,没来由的多了个念头,他似乎猜出了一个惊天的的秘密。他没有暴露出来。

等到慕容红雨的气势已经上升到了最高点,莫名奇才忽然咧嘴一笑,道:“你怎么还不动手?”

“既然你找死,那就休怪我无情了!本来,家主还要我好好招待你们,现在看来,不用浪费周章了,莫名奇,明天的这个时候,就是你的忌日!”说完,手中的红雨向下一点,轻轻的在地上扬起一道尘埃,身子一动,整个人飞也似的朝着就奔了过来。

莫名奇笑了笑,对此没有慌张,整个人依旧慵懒的仿佛是一个妇人,动也不动,眼睛更是死死盯着红雨在地上滑下的一道痕迹,飘逸柔和,但是带着的霸气却是在沟壑之中,扩散开来了。在沟壑一侧,正是慕容红雨,相隔不差不离,恰好是半米,莫名奇的嘴角带着笑意,暗自点头,

这红雨剑在地上留下的痕迹,看似这是好看,纯属为自己打气用的,但是莫名奇看来,却看出了点其他的东西。此剑在地上,不仅掀起了尘埃,而且刚好最为自己衡量对方方位和可能躲闪的方向,真正做到一击必杀,没有破绽!

莫名奇出其不意,反其道而行之,非但没有撤退,自己更是身子往前一倾斜,朝着慕容红雨冲击了过去,慕容红雨一愣,没有料到莫名奇竟然会这样做,看着莫名奇手中的匕首,只有二十公分,不禁一发呆。这,他难道不知道一寸长一寸强的道理吗?只要我不让他缠身,他是无论如何也占不了优势的啊?他又为何会这么做?

他的身后,十一个侍卫,包括慕容梦还有阮经年,都没有动手的意思,显然,他们也想看清楚,这个在家族中已经发出了肖像特别通缉令,以前只是在画像中看过,对于其一些事迹也只是耳闻,莫名奇的真正的实力并不为人之。况且,慕容红雨这样一个高傲的人,也不允许别人去帮忙,更何况是在这么多人的瞩目之下。

莫名奇嘴角的笑意有些怪,怪的与他交手的慕容红雨都心底颤颤巍巍的,不敢确定,也不敢贸然的就冲上前与他进行死磕,他不敢,在不确定莫名奇到底是在校什么的时候,他不会采取贸然的措施。虽然说,他是一个高傲的人,但不是鲁蛮之人。

如此往复十几个回合,慕容红雨心生怒火,因为从这十几个回合之中,他已经明白了过来,莫名奇哪里有什么后招,分明就是有恃无恐,故意为之,游戏戏弄自己。嘿嘿,慕容红雨手中的剑陡然一提,大声吼道:“给我去死吧!”

“嘎嘎嘎,慕容红雨,改天再让你好看!现在,我先走了!”两手一把**,朝着站在门口的是一个侍卫齐齐扔去,右手一抓大宝,猛的提气就走:“大宝,快走!”

“等的就是你这一刻!”那慕容梦忽然冷笑道。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