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莫名奇听到这里脸色忽然一变。

看向人群身后,一个人站在那里,背对着莫名奇,似乎是不愿意面对莫名奇似地,又仿佛有什么心思牵跘了自己,使得她心神不宁。

莫名奇眼神有些不定,想了想,才低下头,装作有些不耐的道:“好了,我要出去一趟,采集一些东西,你们忙自己的吧。”

“杜老,现在,慕容家族出现了客人,还没有招待好,家主下达了一道命令,所有人都不能外出和进入了,要是您?杜老,不是我,而是……这个,您看?”慕容家族十二侍卫排行老五的慕容辉有些为难的道,说话断断续续的,仿佛有着难言之隐。

莫名奇却是心里有些不耐,哪里能听的了这些人的话语,再也不顾此人,摆了摆手,道:“算啦,懒得跟你们说了,我走啦!我已经和朋友约好了交易时间,要是耽误了时间,哼,你可担当不起!让开!”

慕容辉面色一冷,略带尴尬的让开了身体,但是并没与做出让行的身姿,那三层人员也就留在了原地,动也不动。莫名奇冷哼一声,道:“哼,你们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老师!枉费我耗尽心思,竟然教出你们这些狗东西!”

那一直站在远处没有动静的慕容梦终于被众人吵闹的声响惊扰醒转了过来,眼睛飘忽的看向这里,缓缓的转身走向莫名奇,盯着他的面盘看了好一会,眼神轻轻的转移到他的衣服,终于神色一变,随即不着痕迹的转移了视线,对着慕容辉大骂道:“放肆!竟然敢连杜先生也敢拦截!还不快对杜先生赔礼道歉!”

慕容辉心里虽然不愿意,但是出于对杜康俊的尊重,还有慕容梦的命令,还是不情不愿的小声说了句:“对不起,杜老师。”

莫名奇假意很生气的样子,冷哼了一声,不在理会众人,从三层守卫的人群中穿了过去,很是熟练的穿过了来时的树林,众人的心底都是一松,对于杜康俊背着一袋东西出去的怀疑骤然减轻了。只有一个人死死的盯着莫名奇的身影不放,脸上的神情一会红一会绿的,满是怪异的。

那就是慕容梦。

其实,在莫名奇来到这里的那一刻,当她看到他身上穿着的衣服的那一刻,心里就已经明白了此人到底是谁了。然而,不知为何,在自己看到他的刹那,自己的心头就跳个不停,仿佛俗世都要跳出来一样。

本来,作为慕容家族十二侍卫的偶像级人物,这一刻,她应该大声喊叫,然后抓住这个人才对,她应该为这个家伙欺负自己,乘着自己中了Chun药的时候霸占了自己的身体的Yin棍,讨回公道才对,可是,可是,为什么,为什么自己的喉咙有什么堵住了一样?为什么,为什么,自己那么的想要他安全的离开这里?

为什么,自己的胸口会喘不过气来?

他,就这么走了,连头也没有回一下?是不是,我在他的心里,其实只是一个解读的工具罢了?

亏我还如此痴情的,自以为是的认为,他是在?

哎,慕容梦啊慕容梦,你明明知道你们两个是不同道路上的人,为什么还傻傻的以为……算了,就这样吧,自己这一声,恐怕与你再也没有交点了吧。看着那一个伟岸但并不是很魁梧的身材背影,渐渐的消失在自己的眼眸子里,脑中回忆着那一张熟悉而又陌生的脸,不禁心神憔悴。

慕容辉看着慕容梦一个人站在那里,脸上的神情阴晴不定,显得心事重重的样子,有些好奇的问道:“梦姐,你怎么了?”

“啊!?”慕容梦一愣,随即惨淡的假意振作起来,随意的笑了笑,道:“没什么,只是#小说 ,想起了一些事情,好吧,你们在这里看守着,我去四周巡逻下。”

“哦。”慕容辉答应一声,就只会着所有的人员集中在门口的位置,呈现一个一字长蛇的阵状,另外一边,慕容梦叹息一声,迈着轻缓的步子,朝着林子里走去。她的心里酸酸的,仿佛一下子被什么人掏空了心思一般,失去了前进的方向,还有挣扎的力气。

形单影只,从来都是这样形容自己的吧。尽管自己在慕容家族的地位不低,甚至在十二侍卫中,以及家丁的心目中,威望都不低于自己的头,慕容红雨,但是只有她自己知道,自己是一个孤儿,形单影只的孤儿,要不是那个老婆婆,也许自己这辈子都还不知道女儿家到了那个年龄,该怎么做,又该如何去保护自己呢。

然而,毕竟老婆婆也只是外人,不是慕容家族的人,所以,自己的童年过的并不好,也不太平,自己看到别人拥有这亲情,我却只能旁观。虽然,她知道在慕容家族里,像她这样的人还有很多,因为这个家族的人大多数多醉心于修炼上去了。

明明知道哪些虚无缥缈的修炼方式,所谓的修真身法是不可能,依旧还是一如既往的前进,去追求。就算,走火入魔,就算死。

那慕容紫嫣和她一样,是一个高傲的女孩,但她终究还是慕容家主的亲生女儿,所以她从小就接受了修真身法的训练,还有内功心法的锻造,而我呢?只能靠着零零星星的武力,凭借着一次又一次的生死,去拯救自己?我靠的是什么,我还有什么值得我去依靠?

我努力到头来,也只是十二侍卫中的一员罢了,不会成为慕容家族的嫡系,这,这难道就是我一直梦寐以求的比文采比武学吗?

“喂。”一声呼唤将她从幻想中惊扰了过来,慕容梦身体一震,随即有些害羞的低下头来吗,不敢去看一般。

是他!真的是他!

他怎么还没有走?慕容梦捂着嘴巴,这一刻,她的心一下子就乱了,她在这一刻,不知道该去怎么做了。我该叫他什么?我应该暴露他吗?他来,是特地来找我的吗?慕容梦有太多的话想要开口询问,可是也有太多的顾忌,让她开不了口。

就这样呆呆的看着他的脸,尽管面对的是杜康俊这一掌老脸,然而,她看到的仿佛就是莫名奇那一张帅气的,阳光的男孩相貌。久久的,莫名奇笑了一声出来,低声说道:“慕容梦,我们又见面了。昨晚,昨晚的事,你你没有事情吧?”

“住嘴!不要再说了!”慕容梦终于一声爆喝,阻止了莫名奇的的讪笑,还有那副好像很是回味的猥琐表情,十分不满的道:“你到底想要怎么样?我已经放了你走,你还不快点给我滚!”

莫名奇轻轻的摸了摸鼻子,有些尴尬的道:“那个,怎么说,你现在也是我的女人了,我觉得就这么走了,岂不是太没有责任心了。给你这个,以后要是慕容家族毁掉了,你可以来找我,但是我也绝对不会勉强你留在我身边,我知道,强扭的瓜不甜。对了,我的全名是叫莫名奇,戒子堂的堂主,你可以叫我,莫莫,也可以叫我奇奇。哈哈。我走了,话说,你的身材真不错!”

慕容梦真是又气又恨,这个等徒浪子,走就走呗,还要言语戏弄自己一番,可是他的话仿佛充满了魔力一般,让自己浑身的骨头都松软了下来。莫莫,奇奇?真是,真是,太搞笑了吧!

这个坏家伙!他,刚刚说什么,也是他的女人?我是他的女人,她嘴角一笑,心里好像美美的,可是,为什么他要加的“也”呢?是了,我只是他的一个玩物吧,哪里是把我真的当成他的女人啊。也?呵呵,会是第几个呢?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