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哎,轻轻的叹息一声,就要转身离去,忽然,头顶上一个人的声音再次出现了。

赫然就是已经离去的莫名奇!

“喂,梦儿,回去记得多按摩按摩RF啊,B罩杯,还是太小了。知道不?”莫名奇带着坏坏的笑容,正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好像是一个胜利归来的君王,在看向自己的爱妾,那得意的模样一览无遗,背上的东西已经不知道哪里去了,但是依稀可以看到,他的眼神在朝着一个方向飘忽,似是不太放心。

神情一愣,慕容梦的神色渐冷,对于莫名奇如此的调戏还有言语的戏弄,她的心底酸酸的,你这到底算是什么意思呢?B罩杯小?你上了我,还要嫌弃我的,我的双胞胎小?!你,你这个流氓,禽兽,畜生!

把该想到的词语都骂了出来,心里却是愤愤的,就要上树将莫名奇一顿暴打,莫名奇却是像一只猿猴,灵巧的跳到了另外一颗大树上,随即身影消失不见了,声音幽幽的传来,道:“梦儿,保重。好好照顾自己,记得来找我啊。”

慕容梦本来追击的身体顿时一顿,停止了下来,看着莫名奇消失的方向,愣愣的发呆着。半晌,身后传来了一阵的脚步声,慕容辉带着十几个人冲了过来,左右环顾了一圈,没有发现什么踪迹,不禁开口对着慕容梦问道:“梦姐,刚刚你在和谁说话?”

“没,没什么,我只是练习功法,偶有所悟,不禁欣喜若狂,忍不住自言自语起来了。”不好意思的对着慕容辉笑了笑,随即板起脸,一言不发的离去了。

慕容辉暗暗点头,连走路都在思考武学招式,果然不愧是我的梦姐!左右看了看,没有说什么,带着原班人马又返回了出口的位置,风雨不动安如山的站立守护着。

不远处,莫名奇的身影渐渐的露了出来,早就收起了笑意,一脸的严肃,最后看了眼慕容梦,喃喃的道了一句:“对不起。”

慕容府。三大执事之一,慕容家主的二弟慕容柳下府邸。

一个中年人,年约四十多岁,一脸的安详,坐在一个书桌上,翻看着一本名为《丰Ru肥臀》的书籍,看的正是津津有味。他的对面,一个青年,正安静的坐在椅子上,默不作声,等待着什么似地。

房间的设置很简单。一张床,一张书桌,还有两把椅子。

除了这些必要的家居,几乎就没有什么其他的东西了,当然,还有一大堆书。令人有些意外和不解的是,在书籍的中间,竟然横着放了一把剑。这把剑,因为在剑鞘里,所以并不能看出其中的奥秘,但是光光看那剑鞘,就可以看出,一把十分古朴的剑。之所以这么说,因为这把剑鞘上,写着的字,竟然是秦朝的那种小隶字迹,上面还有饕餮的形象。

青年坐的姿势很安静,那一边,中年也不知道是因为没有看到这个青年,还是什么原因,也是静静的坐在那里,翻阅着书页。几只毛笔悬挂在笔架上,好像是一阵风吹过,在相互的敲击着。青年的眼睛从几只毛笔的缝隙中,看了过去。

中年的脸盘很是瘦小。

但是最让人印象深刻的,莫过于他的那一双眼睛了,充满了睿智一般,很有书生的意气。

“侄儿啊,你说这作者的书好生奇怪,为什么要叫丰Ru肥臀呢?”中年终于在读完了一半左右了,才抬起头,仿佛到现在才真正的看到了一个人坐在他的前面一样,面带微笑,本来还心里略有抵触的青年,如沐Chun风,顿时笑着答道:“二叔,这MY啊,就是一个愤青罢了,纯碎靠着这书名来吸引读者的。您有何必纠结这个呢!”

中年摇摇头,青年口中喊着他二叔,但是显然两人关系很是熟络,完全没有那种辈分的羁跘,相互间,说话语气也很随和。“侄儿,你这种观点就错了。从我的角度来看,《丰Ru肥臀》是一部波澜壮阔的“史诗Xing”大书,是MY进行民间史诗Xing书写的成功试验。本书是MY篇幅最为饱满的长篇小说,从抗日战争一直写到改革开放之后,描绘了一部波澜壮阔的历史。”

青年就是慕容复,而中年则是慕容家主慕容柳生的亲弟弟,家中排行老二的慕容柳下。

此时,听到慕容柳下这么说,慕容复也不好再说什么,但是对于二叔的说法,显然不以为然,并没有放在心上。这本书他不是没有看过,只是,向来以武学为终极目标的他,没有跳过在意这些文学作品。要不是自己的二叔逼着他多看一些书,他恐怕连书是什么味道都不会知道。

说来也很是奇怪,在崇尚武力的慕容家族里,只有自己的二叔慕容柳下一个人不专心武学,而是对于这些文学作品很是向往和倾心。这一点,慕容复从小就知道了,可是问了所有人,也没有能够告诉他这是为什么。

自己的二叔,慕容柳下对自己很是照顾,这在自己小时候,就可以感受到。二叔对自己有着一种特殊的期盼在里面,他每每犯错,二叔都会偏袒他。这也是他唯一可以使得自己在大哥和二哥之中,骄傲的地方。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他才有一定的底气,尤其是在“得到”了四大管家之一的,曹军师的支持后,他甚至曾经一度以为自己是继承家主的最大候选人。只是,如今?

笑了笑,没有说话,但是表情已经出卖了他的内心,慕容柳下又摇了摇头,继续道:“平时叫你多看书,你就有意见,不过,有机会,还是多看看这本书吧。书中的母亲和瑞典人马洛亚牧师生下了上官金童,和其他人生下了其他姐妹,这些姐妹亲属是贯穿中国20世纪的权力高层和民间势力,通过描写家庭来反映中国政治气候的变迁,也表现了MY对于女Xing的爱戴、同情和赞颂。母爱很伟大,父爱同样如此,我想,你只有懂的了这些道理,才能真正明白为人父母的艰辛,也才会得到更高的境界体会。对你的武学造诣,不会是坏事的。”

慕容复皱了会眉头,半信半疑的道:“真的假的?二叔,你也知道武功吗?你怎么知道,这本书会对我的武学造诣有利呢?”

“哈哈,侄儿啊,你还太年轻了,虽然世界上不乏一些青年高手,但是大多数,尤其是这种武学上的交锋,老一辈的总是占据优势,这并完全是经验的问题,还有他们的内心要强大的多,换言之,也就是说他们的心里沉淀,精神世界要丰富的多。这也是为什么,即使他们处于不利局面,往往也能力挽狂澜。相信二叔,你二叔我虽然不懂武术,但是这些年看的武术心法,修炼心得,恐怕比家族里谁都要多的多。”慕容柳下淡淡的道。

慕容复没有怀疑下去了,点点头,算是答应了他二叔的话了。慕容柳下笑了笑,对于慕容复他一直很看好,就是因为此人有着一副坚韧的心,还有,就是他很听话。

合起了书本,慕容柳下正色道:“你今天来,不会只是来看我这个垂钟暮鼓吧?”#小说

“哈哈,二叔,家族里就数您看着最年轻了,你要是垂中暮鼓,那父亲还有三叔四叔,包括杜康俊这些老管家还怎么活啊?”慕容复心情似乎一下子也被调动了起来,变得大好,忍不住开了个玩笑道。

“你想做家主吗?”慕容柳下靠在椅子上,盯着慕容复的眼睛看去,忽然开口问道。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