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漆黑的走廊,空无一物,只有在走廊的尽头站着一人,乍一看,身高不足一米七五,身材也是羸弱不堪的样子,因为灯火很昏暗,莫名奇只能大致看到一张略带沧桑,年龄三十左右的中年汉子,有些非主流那种自然而然流露出来,抑郁的味道。


  “装B!”莫名奇鼻子一吸,对着此人马上给出一个评价,手中的一把长约一尺的刀身显露了出来,看了眼那个依旧无所谓冷眼看着自己的汉子,想了想,还是收了起来,朝着此人的方位就冲击了过去,“就让我来看看,你到底有什么资本跟我叫嚣!”


  那汉子嘴角勾起一个弧度,淡淡的道:“夜给我一双眼睛,我不用他们来看这个世界,而是看着我讨厌的人一点一点的死去!”


  眼见莫名奇风也似的朝着自己冲了过来,不退反进,反而朝着莫名奇的方向,猛的一个扫腿,将莫名奇的攻势猛的一顿,身子急速的扭曲了一个角度,右手化为一个钳子,对着莫名奇的腋窝就插了进去。


  莫名奇冷笑一声,对于中年袭击过来对着自己腋窝伸过来的右手不管不问,而是双手同时对着此人的扭曲的后背猛的下砸,你敢赌,我又有何不敢!


  两人的动作出乎意料的统一,都不约而同的停止了下来,莫名奇一个翻滚,在自己的双手既要接触到此人的后背,自己的腋窝就要被人点掐住的时候,那个中年也收回了动作,躲让开了莫名奇的攻势。


  两人交错下位置,莫名奇站在中年人先前的位置,一动不动,背对着此人,久久才道:“身手果然不弱。”


  “你的胆子倒也不小,竟然敢在我鹰爪功的攻势下,还置之不理。弃之不顾?!倒也了得。”汉子自然就是夜莺!将黄云龙一招重伤的高手!


  此时实验室里早就空无一人了,不少人都已经消失不见了,有的则是直接被莫名奇带来的人马给砍翻在地了,但是就在走廊门口的夜莺好像浑然不觉,眼睛只是直直的盯着那一个楼梯口,直到莫名奇的出现!


  莫名奇从这个角度,可以看到底下各个地方的战斗场景,不出意外,戒子堂的老部下都是昏昏沉沉的,一些成员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莫名奇的人直接砍杀,砍伤,整个行龙会,不,也就是现在的戒子堂总部都是鬼哭狼嚎,一片慌乱。


  而令莫名奇感觉不对劲的是,这个夜莺,太淡定了。


  就是他们的人处于绝对的劣势和不理的处境,也是笑意盎然,好像很开心的样子。


  他发现有些不对劲。


  莫名奇仔细的凝聚着视线,想要看清底下的情形的时候,一个声音很冷傲的道:“不用看了!那些都是戒子堂原先的人马!我知道,要你下狠心,动手杀了这群你原来的兄弟们,是一件痛苦的事情,但是我不得不对你讲一件更伤心的事情,那就是这个夜晚,就是我们专门用来给你准备的!他们都是故意拿来送给你杀的,与其让他们身在曹营心在汉,还不如借助你们自己人的手,直接斩杀了!”


  “现在,你的心是不是好痛啊?不错,你的人,这死去的其实都是你的人!这还没有死的,也会马上死!因为,我们的人马就在外面,整整五千!莫名奇,。今天,我们就要将你,还有你的戒子堂,一窝端了!”夜莺自信的握紧了拳头,他甚至都没有看到莫名奇脸色已经有些阴沉还有阴险毒辣的凝重。


  中计!


  莫名奇心头一凉,中计千般小心,万般算计,最后还是中了这曹军师等人的计了!


  不错,自己现在的确是在一边倒的屠戮着他们,但是他们不是别人,恰恰都是原先跟随自己后面混迹的兄弟,而不是慕容家族真正的主力,以及后来收编的人员,也就是说,自己杀的,非但没有对慕容家族,邵元涛他们造成什么损失,相反,还间接的帮助了他们清理了异己!


  渐渐的,渐渐的,莫名奇的笑,慢慢的遍布在脸上,那一脸笑意的夜莺,此时一愣,恩?这,这家伙莫非是傻了吧?听到自己的兄弟们在相互残杀,还这么开心呢?


  猛然间,心底一个危险的兆头,席卷全身,眼睛看向莫名奇的脸上,一脸的野兽状态,仿佛发狂了一般,正冷冷的盯着自己。


  “即使如此,他们也都避免不了死去的命运,背叛我者,戒子堂帮规第一条,死!背叛戒子堂,帮规第二条,死!惹怒我者,帮规最后一条,死!”话音未落,莫名奇身子终于动了,与之前和夜莺试探的动作不一样,这一回的他,身影在夜色里仿佛没了踪迹,只是隐约可以看到一个黑色幕布一样的东西,飞速的朝着夜莺飞去。


  夜莺心里一紧,这,这速度?!


  超过了人类极限!不是武者应该有的能力!这,这是修真者!


  他想起了,自己先前遇到了慕容家族慕容柳生也是这般身法,着实诡异的很!


  他又哪里知道,莫名奇使用的不过是青莲屠夫还有公孙禅远两人身法结合下,自己发明的一种类似迷踪步的步法身形罢了,当然,在不懂得这种身法或者没有见识过青莲屠夫,公孙禅远两人身形的人看来,那就异常的可怕了。


  夜莺瞳孔放大了数倍,呼吸沉重了起来,随即在莫名奇就要接触到自己身体的刹那,终于还是反映了过来,身子一侧,双手化为爪状,特有的鹰爪功对着前面就是狠狠的一抓,虽然他并没有看到前面是否有人。


  就在自己双手朝前一抓的时候,后背一阵吃痛,一个鬼魅的声音出现在自己的耳边:“弱,太弱了!鹰爪功,演化于少林龙抓手,可惜,你只是神似而已!现在,就要我告诉你,什么叫龙爪手吧!”


  不等夜莺进一步反应过来,后背的脊柱第三个脊椎,就被莫名奇的右手擒拿在手上,只听嘎嘣一声,一种硬物断裂的声音传来,夜莺冷汗淋淋,怒吼道:“卑鄙!你竟然敢偷袭!”


  “嘿嘿”莫名奇阴沉着声音道:“卑鄙?卑鄙从来都是失败者给自己找的借口罢了,要怪,就怪你自己不该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不该伤我三弟,不该惹怒我!结束了,夜莺!”


  “你认识我?”夜莺一愣,回转过头,看到莫名奇嗜血的眼睛,红彤彤的,脸上的神情有些狰狞,那不带一丝情感的脸盘,透着一股决然和残酷。


  “碎心掌的传承者,我认识你的师傅,要是他出现,我还会忌惮一二,至于你嘛,哈哈哈,去死吧!”莫名奇右手狠狠的一用力,将他的脊椎骨直接拉扯了出来。


  那夜莺一声凄惨的叫声,传遍了整个行龙会的总部,狠狠的一扔,再也不顾,一脚踩在夜莺的后背上,身子一动,出现在了最高层的楼顶上,对着因为这一声惨叫而发愣的众人道:“行动结束,赶紧撤离!”


  “撤离?哈哈,莫名奇,我等你很久了!”曹军师背靠着双手,缓缓的从大门口出现了,他的身后,有着好几百人,人影憧憧,莫名奇站在楼顶,看不见尽头。心里一动,在看向后门,邵元涛,一脸的漠然,手里拿着一把砍刀,迎着莫名奇的目光,也出现了。


  在扭过头,在周围的墙壁上,爬满了人,莫名奇放眼看去,在行龙会周围,早就清空了,而周遭的人,一个个都是拿着砍刀,钢棍,三棱刀,等等武器,明晃晃的,亮瞎了人眼。


  月亮很圆。


  莫名奇心里想到,这个夜晚,或许注定了就是一个不眠夜,这个夜晚或许就注定了要有人流血,有人牺牲,有人新生。


  胜利的人,成功的上位了,那就是新生,失败的人,再也没有机会去后悔,在另一个世界,也许有机会去换一个生活吧。


  夜黑风高,杀人的好时机!


  咧嘴一笑,莫名奇仰天长啸。“喔喔喔!”“喔喔喔!”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既然如此,那就这样吧。生来就是战死的命,从来没有逃亡的兵!


  看着底下,自己带来的一个个,都是一脸的惊恐,在这一边单方面屠杀对方的时候,他们的脸上带着欢笑,带着残忍,而如今,在被对方重重包围的时候,他们的笑意不见了,他们的得意不见了,代替的则是一脸的茫然,一脸的恐惧,还有瑟瑟发抖的身体。


  嘿嘿,莫名奇笑了笑,还好,何语龄很是聪慧,这一回,带来的都不过是自己在人才市场招聘过来的,名之为大学生,事实上都是一些街上游手好闲滥竽充数的痞子流氓罢了,莫名奇一直没有揭露他们,既然他们冒充大学生来应聘,我又何尝不是借助你们来实现我的目的呢?


  生活不容易。但是,你不该欺骗!


  但是上一次招聘,也的确有真正的大学生,那都被莫名奇找了各种理由,留了下来,其实就是间接的保护他们。一个帮派吗,就应该从起点就比别人高!莫名奇甚至在构思,以后戒子堂招人,不是大学以上文品,统统不要!


  手里的刀身终于出现在了他的手上,就算他们都是垃圾,自己也要他们发挥出他们应有的光芒,也要他们有着自己的价值。


  莫名奇纵身从四楼楼顶上跳了下来,这一举动,让所有人都目瞪口呆,乘着众人愣神的刹那,莫名奇手起刀落,藏刀上就不满了鲜血,跟随曹军师一起进来的一左一右,两个将双手放在裤兜里的家伙就被他一刀砍断了脑袋。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