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老大,前面就是东莞地区最繁华的夜总会了,听说,这里的小姐长的都很好看。”现在的外号小马,就是以前的光头佬,从街道处的拐角走了出来,对着莫名奇一指前方的场地,上面写着大大的红红绿绿的字,香香夜总会。

    莫名奇点点头,事情的确没有超出他的预料,邵元涛不敢轻易的将人马派遣出去,也不敢轻易的就赌博莫名奇下一个地点是什么地方,所以,莫名奇几乎是不费吹灰之力就接连拿下了汕头还有珠海市的地盘,但是名义上他是拿下了,他却没有派人在此驻守。一方面,是自己没有人员可以调遣,另一方面,则是自己也不需要这样做。他知道,真正的是邵元涛的那股势力和慕容家族。只要他们倒下了,这些地盘迟早都是他的!

    在打下的地盘,莫名奇渐渐的改变了自己的初衷,在他愈发肯定慕容家族还有邵元涛他们不会派遣人过来收复的时候,他终于想要借此机会直接将这些产业纳入门下了。所谓汇溪成河,虽然这些小型娱乐场所很小,甚至都没有入莫名奇的眼睛,但是,任何东西一多,自然就不一样。就像,中国的人口。

    第一天,第二天,他每每打下一个地盘,都会狠狠地勒索一番老板,现在在,而是大萝卜加大棒,好生的将这些直接领导人给收拢过来,虽然知道这些人并不是真正的就诚信归附,他却有足够的心里准备,这些人在将来会安心的在他的手底下做事的。

    事情出乎意料的顺利,在莫名奇等人将近一个礼拜的打击中,整个广东的地盘重新进行了划分,几乎有三分之一的地方都是莫名奇的了!如此效率还有惊人的手段,不可谓不霸气。自然,在风光的同时,免不了一番龙争虎斗。

    此时,在戒子堂,也就是行龙会原先的总部位置,邵元涛阴沉着脸坐在魁首的位置上,底下一干众将也是脸色不太好看,有的甚至是浑身带血,这些都是被邵元涛还有曹军师派遣出去守卫外围势力的好手,只是在莫名奇等人的冲击下,也显得不堪一击,狼狈逃回了。

    人数不多,大概只有三十人,大多数都是跟随莫名奇早先就征战的训练营里的兄弟们,还有少数是慕容家族的人,再有就是后来提拔上来的新的成员,总的来说,老的与新的,大概也就五五分成。

    门口,一个中老人出现了,他的身影一出来,所有人都站了起来,包括邵元涛。

    赫然就是慕容家族的四大管家之一的曹正淳,外号草军师,以为此人多年来负责慕容家族的外围还有守卫工作,也是四大管家中唯一会武功的人,且对于扩张势力等深有谋略,人人都称他为曹军师。

    邵元涛从主位上站了起来,对着曹军师一颔首道:“曹军师,现在莫名奇等人已经全面反击了,此事,你怎么看?”

    曹军师气定闲逸,没有一丝紊乱,更别说有什么不安的了,捋了捋下巴只有短短的几根小胡须,装模作样的道:“此事你们也愁成这样?!哼,放心吧,慕容家族现在是因为有些小事情,所以没有派遣人员来支持,但是,只要他们内部的问题一解决,那么,莫名奇他们的死期就到了!”

    对于曹正淳的回答邵元涛很是不满,但是还是碍于他的颜面,只得忍气吞声的道:“曹军师你话虽然没有错,但是现在莫名奇等人气势汹汹,恐怕我们还没有来得及等到慕容家族的援兵,就已经被他们给搞的支离破碎了!”

    “哼!你也太小瞧你的戒子堂了吧?难道区区百人,就想颠覆我们八千人的戒子堂?”曹军师冷笑不止,看向邵元涛,“你不会是想向莫名奇等人投向吧?邵元涛,我告诉你,开弓的箭,就无法回头了啊。”

    邵元涛面色一顿,眼神一冷,对着曹军师的先前恭敬的态度也不在,道:“曹军师,我的事情哈轮不到你来教训,你放心,我还没有蠢到将好不容易得到手的东西,交给别人的地步,只是,我说的都是事实罢了!他们人数虽然只有百人左右,但是因为他们合纵连横,采取了汇溪成河的这种最笨的办法,但却收获了最大了的利益了,他们的名义上的势力已经占据了广东的三分之一了!”

    曹军师摇摇头,对于邵元涛的话语不以为意,道:“我知道,你也不用太担心,毕竟这只是在莫名奇的因为下,暂时的罢了,等到我们大军压境,他们自然会回到我们的队伍中的,这些都不足为虑。关键是,我们守护住广州这一块就行了。嘿嘿,只要我们在这里的队伍不灭,谁也奈何不了我们的!”

    邵元涛想了想,没有再继续反驳了,他之所以这么说,一方面是想让慕容家族尽快派遣队伍过来,另外一方面,则是想要曹军师去请求露干干等人出手了。只是,曹军师分析的没有错,这也是他为什么久久还没有采取对策的原因。

    曹军师看了眼邵元涛,然后眼神在戒子堂原先的老成员身上一扫而过,眼神颤抖了下,略显阴险的道:“嘿嘿,我看,我们的不少成员的心思又开始动摇了啊,是不是许久没有进入到实验室了?好吧,邵元涛,今晚你安排下,让所有人分批进入到实验室里,必须要你们知道,信念是不能够改变的!”

    邵元涛身子一阵,抖索了下嘴皮子,没有做声,那底下坐着的一干戒子堂原先的老成员,则是两眼一热,仿佛有什么黑暗在自己的眼前遮住了一般,望不到天了。一个个身子直抖,椅子不时的发出了一阵的摩擦地面的声音。

    曹军师很满意众人现在的反应,眼神最后定格在邵元涛的身上,道:“桀桀,邵元涛,你是戒子堂唯一一个没有接受这实验的人,希望你能珍惜这个机会,别跟这些人一样,心猿意马。”

    邵元涛有些惧意的点点头,他亲眼目睹了戒子堂所有成员接受这种实验的那种凄惨的画面,他也深深知晓这种实验可以让人神智丢失,信仰发生变化,成为一种几乎是机器一般的工具,这也是为什么,邵元涛在短短十来天的时间里就彻底将戒子堂掌控在自己的手心里,正是借助了这种实验。想起实验室里的那个糟老头,他更是浑身直颤,可怕,死气。

    老头是慕容家族的幕僚,一个老的不能再老的家伙了,在慕容家族内部,有着三个比较特别的人物,一个就是制造假脸皮的葛长斌,一个就是善于铸造兵器的大师刘姥姥,另外一个,也是最神秘,浑身充满了诡异的南洋巫师东门一黎。

    说起这个东门一黎,听说早年曾经前往泰国,跟随了那里最诡异的巫术大师阿木童学习了一些蛊术,降头术等等,又前往了缅甸学习了一些催眠和洗脑的鬼术。而在此次行动的时候,曹军师就像慕容家族申请请了他出山,来到了这里亲自坐镇,而实验室所谓的实验,其实就是东门一黎用一些催眠术来使得戒子堂的人失去了神智,再用洗脑术在他们的脑中不断在植入了一个理念,你要听邵元涛的话,你要忠于慕容家族……

    只是,那过程实在是……邵元涛不敢在去想,干咳了两声,佯装镇定的道:“曹军师,可是,我们不能什么也不做,就这样让他们不断的扩张势力吧?要是真的等到他们可以和我们可以抗衡的时候,多少还是有点麻烦的。”

    “不错。”曹军师点头道:“既然他们现在立足不稳,而且打下一个地方,又没有足够的人手去守卫,那么,我们就做一回爆/菊花的事情吧。他们每每打下一个地方,都会立即到另外一个地方去,这样一来,他们好不容易打下来的地方,其实就是一个空壳子。这几天他们发现我们没有采取措施,已经开始派遣人员去镇守在原地,嘿嘿,这样其实是给了我们一个大机会啊!”

    “你是说?”邵元涛犹豫了会,不确定的问道。

    曹军师笑了笑,道:“马上派人去他们镇守的地方,干掉他们!重新收回我们的地盘!他们以为我们不会出去,恰恰相反,我们就顺着他们的意思,去这些外围势力!只要留下大概一半的人手在广州就可以,这样一来,既可以保住胜利的果实,还可以将他们逐一的蚕食掉!一个不在意,要是十个,一百个呢?到了那个时候,我看他拿什么来和我们斗!”

    眼睛颤抖了下,心里想到自己回到慕容家族,看到慕容复已经重返了家族,但是令他奇怪的是,慕容复竟然没有对家主讲出这件事情,本来他想好的对策也就没有了用处,但是这样一来,对他也没有坏处,倒也安逸,他只把这一切都归结于慕容复是害怕他的大哥慕容歌的原因上了。

    须不知,一场阴谋正在慕容家族里悄悄的酝酿着。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