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话音未落,一个黑色物体从莫名奇眼前掠过,莫名奇慌忙之下,赶紧一脚踢飞,心里一个咯噔,不好,让人占了先机!
    果不其然,莫名奇身子还没有立稳,一拨又一拨的攻击朝着莫名奇狂风暴雨的击打了过来,好在对方似乎只有蛮力,并没有多少的技巧可言呢,如此一来二去三五个回合之后,莫名奇冷笑一声,对着对方的太阳穴就是狠狠的点去,就在自己的手指要到达的刹那,凌空飞来了一个子弹模样的东西,莫名奇不敢大意,赶紧躲闪了过去。
    侧过身,看着子弹传来的地方,潮州帮老大祁茅连,摆着个脸色,坐在沙发上,微微靠着,手里拿着一把还冒着烟的手枪,正指着莫名奇的脑壳。
    大大咧咧的继续朝着里面走去,对于身旁刚刚还在和自己打斗的一人,没有理会,那祁茅连手中的手枪,更好像只是一个摆设一样,被莫名奇没有放在眼里。倒是眼神放在了一个女人身上,仔细的左右流连了半天。
    祁茅连坐在这个金色的大厅靠右的沙发上,而那个女人则是坐在左侧的沙发上,两人像是在谈论什么,从两人的神情看来,都是被莫名奇的突然出现给惊扰了,而祁茅连倒是还能保持镇静,没有多少神情变化,那个女子则是一脸的愤怒,很是不满。
    还带着一点别人看不清的东西在眼眸子深处。
    “祁老大,难道你不想和我们交善?真的愿意和我们家族为敌?”女子缓缓的开口问道,言语没有丝毫的慌乱,先前那一刻的异样,彻底的消失不见,而被她深深的掩饰了起来。
    祁茅连不动声色,只是缓缓道收起了手枪,往沙发上随手一抛,先前出现在门口阻击莫名奇的汉子,端上了一杯红酒,递到了他的手上,淡淡的开口道:“慕容家族难道都只剩下些小辈了吗?为何,指派了你一个女娃来和我协商啊?人家戒子堂可是堂主亲自前来了啊。”
    说完还故意的看向莫名奇的位置,那女子则是一愣,盯着莫名奇,“果然,家族得到你会来FJ这里求救,你还果真是来了。嘿嘿,可惜的是,你白费心机了。”
    女子说完还得意的挺了挺胸脯,那胸前并没有多少资本的她,从怀中拿出一份清单,道:“祁老大,家族之中出现了一点小小的状况,家主还有家族的的长辈实在是抽不开身,才委托小女子前来,和祁老大商量一二。”
    “嘿嘿”祁茅连不置可否的笑了笑,转过头,对着莫名奇努了努嘴,道:“莫名奇,你宴会不参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貌似,我没有邀请你吧?”
    莫名奇干笑两声,“祁老大,我来,是要跟你说点事情的。”
    “哦?”祁茅连轻轻的哦了一声,抬头看了眼莫名奇,又将余光扫向另外一边沙发上的女子,来自慕容家族的女人,“你们,倒是真让我为难啊!”
    摸了摸脑袋,对着身后男子点点头,男子立即反应过来,对着莫名奇做出了一个请的姿势,那神情很清楚,你可以走了。冷冷的不为所动,男子就要走了过来,莫名奇眼神一撇,男子脚下一顿,有些无奈的的回过头看向祁茅连求救起来。
    祁茅连腾的一下站了起来,对着汉子就是狠狠的一脚,大骂道:“废物!”
    随即,对着两人,都是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你们两个都各自请回吧,我祁茅连,虽然已经半百之身了,但是还没有傻到那种程度,你们GZ的事情,我潮州帮不想插手!我先严明一点,谅你们是小辈,我才一再忍让,可不要以为这就是我的底线!真要惹怒了我,后果自负!”
    莫名奇眼球放大了数倍,在祁茅连一脚移开那男子的时候,他分明看见空气中出现了短暂的一个停顿,是那种一瞬间的失神,还是什么?莫名奇不敢确定,因为祁茅连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以至于即使是莫名奇,都不敢确定自己看到的,究竟是否是真的空气停顿,因为速度太快导致的真空状态!
    下意识的再看向祁茅连,早就恢复了先前那一副模样,好像真的就是一个半百的老头子。莫名奇皱了皱眉头,对于先前的所见更加的犹豫了。眼珠子一转,眼神聚集在从慕容家族出来的女子身上,莫名奇心中有了计较:“慕容家族,是不是乱成了一团粥了?”
    女子一愣,不明所以的盯着莫名奇,上下打量了一番,才不情不愿的道:“你怎么知道?”
    “我要说,这一切都是我导演的,你信吗?”莫名奇继续诱导着女子,淡淡的道。
    “哈哈!”女子不顾形象的哈哈大笑起来,半天才气喘着停了下来,“笑话!真是天大的笑话!我慕容家族屹立华夏已经有了两千年历史了,你区区一个及冠青年,还妄谈什么一切都是你早操纵?笑话!”
    “嘿嘿,老实告诉你,慕容复就是我的一个棋子,甚至是他的二叔,都是我的棋子,也就是你们的慕容柳下,三大执事之一!”莫名奇丝毫不顾及在场的还有祁茅连,甚至好像是有意说给他听的一样。
    “什么?!”看着莫名奇根本就不像是在开玩笑的样子,女子很惊讶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之前那气定闲逸的样子不复存在了,取之的,则是很是惊慌失措的想要拿出什么东西来,半天,才终于从怀中掏出了一个手帕,使劲的擦了擦额头的汗,口干舌燥的不知如何是好了。
    莫名奇身体抖动着,对着祁茅连道:“你看,这样的一个人,只得你信任吗?”
    祁茅连没有回答他的话,相反很有意味的问了句:“我对她不感兴趣,我倒是对你说的那一番话,很有兴趣,不知道你说的布局是不是真的?难道你真的控制了慕容家族的慕容柳下还有那个什么慕容复?!”
    莫名奇朝前走了一步,忽然身子一轻,朝着前面的女子的下颚,狠狠的捏住了,嘎嘣一声,清脆的骨头碎裂的声音响起,当着祁茅连的面,将人秒杀!
    祁茅连神情一震,那男子更是瞪大了眼睛,看着莫名奇隐隐发麻,莫名奇擦了擦手:“既然什么都跟你说了你自然是只有一个结果。”
    将女子一把扔了出去,对着还在发呆的男子,淡淡的道:“将她解决掉吧。嘿嘿,祁老大,当着你的面,造次了,还希望你不要在意啊,哦,对了,忘记告诉你了,刚刚在大厅里,那个土墩,虽然你出口求情了,但是我这个人吧,就是这样,有仇必报,有恩必报,我已经让人取走了他的一根小拇指,算是做个教训吧。至于,那个尤红初吗?”
    祁茅连的眉头随着莫名奇的话语,越来越紧,到了最后,一股怒火似乎就要爆发出来,猛的,一个人影出现在了大厅里。
    凤凰。
    步伐稳健,神态轻松,一头长发盘在头上,好像是一个高傲的公鸡鸡冠,那么的显眼还有散发着强势的气势,祁茅连眼见凤凰出现,并没有差异,因为这里设置的时候,就是采用天门还有潮州帮高层的指纹才能开启阀门的。
    而这高层,只是包括,潮州帮帮主,副帮主,潮州帮第一战将狮子,天门则是天门老三,天门老五,天门老九,每一年的宴会,不是在这里都是在这里举行,只是举办的名义上的单位还有保卫人员是在天门还有潮州帮两者之间轮流转换罢了。
    像天门,老大夏宇一般是不出席这样的宴会的,主要就是天门老三,天门老五,天门老九三人轮流来代表天门参加。如此一来,这个相当于内庭一样的房间,就是两个帮派高层人士秘密商谈的地方。
    “凤凰,你可知道,这里是不允许带别人进来的,这是当年我们建造这里就说好的,你……”祁茅连眼神瞟向凤凰身后的一个人,有些不悦的的道。
    “祁老大,这小子一路尾随我,我本想直接将他解决掉,但是想想今年是你负责,所以还是带来给你吧,你说怎么办吧?哦,对了,这个小子,你还是暂时不能动的,我答应九哥,今天保他不死。”凤凰一指莫名奇,淡淡的道。
    莫名奇感觉很好笑的摸了摸鼻子,“那个,不用,这里还没有人能够想要我死,我就死的。”
    祁茅连握紧了拳头,似乎是在仔细的权衡什么,对于莫名奇如此嚣张的说法,愈发的不满,身子就要上前一步,顿时一股威压朝着莫名奇直面扑了过来,与此同时,凤凰也是起身而上,“祁老大,我认你是长辈,但是,不代表我凤凰就是怕你……你,不要让我为难。”
    “你!”祁茅连怒火攻心,右手手指指向凤凰,有心想要说出什么反驳的话,但是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理由说出来,缓缓的,缓缓的,祁茅连收起了右手,愤愤的看了眼莫名奇,“小子,不知天高地厚,虽然你很对我的胃口,但是你忘记了,我这个人也是很好面子的,你当着我的面杀人,这让我很生气,如果你没有足够的诚意,就算是凤凰求情,我也不会手下留情的!”
    就在祁茅连话音落下的瞬间,先前出现的汉子打了个响指,顿时四周的空间出现了无数的洞孔,一个接一个的机枪枪头露了出来。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