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两人还要说话,猛的都是同时做出了一个噤声的动作,然后身体蜷缩成一团,在墙角下,一般人还真看不出来,这到底是墙边的垃圾还是什么。

  这是一条空空的巷子。

  与前面的繁华不一样,后面的就要肮脏黑暗的多,还有一些污水排布出去,就留在了表面,一种恶臭扑面而来。两人这么呆了好一会,便看到一个女人鬼鬼祟祟的从大街上走了过来,随即来到了这条小巷子里,东张西望了一会,见没有人在意,一个蹬腿,顺着墙边放着的一个柜子,就上了屋顶。

  轻轻的踩在了上面,这是一个大棚,所以此时她的动作必须要小心加小心,以免发出一点点的声音。好在这大棚都是有铁架子搭建的,所以她很快找准了骨架的方位,一直顺着骨架在走,倒也没有什么不稳当的地方。

  走了约莫一会,便缓缓的停了下来,仔细的倾听了一会,确定了莫名奇的方位在哪里,又开始朝着右边移动了十几步的样子。她的步子很轻,很小,小到下一步几乎就在脚边,但是即使如此,她还是不敢保证,对方是否会发现自己的踪迹,一切还是压小心为上。

  慢慢的,里面的谈话好像结束了,她也不敢再做出什么动作了,屏住了呼吸,一点一点的蹲了下来,侧耳倾听起来。

  “哎,真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屋顶怎么有动静啊。”莫名奇装作很无奈的样子,对着端着一盘菜进来的老板娘抱怨道。

  老板娘望了望上面,什么也没有发现,笑了笑,道:“小哥你真会说笑,这屋顶有什么东西啊!”

  这说着无意听者有心啊,莫名奇不经意的一句话,在屋顶上的女子听来,却无异于是惊天霹雳了,难道,他发现了我了?可是,这,没有道理啊,就在自己心里扑通扑通拿捏不准的时候,莫名奇又自言自语的道:“呵呵,也许吧,或许是一只叫春的母猫呢!”

  老板娘坏笑着看着莫名奇,“嘿嘿,小哥我看你是找鱼腥味的野猫吧!”

  “哈哈。”

  似乎是为了印证莫名奇的猜想,屋顶忽然想起了一声猫叫声,那声音,真是着实的难听。而不料,这个声音响起之后,在墙角处竟然也响起了一阵猫叫声。两只猫好像是真的在彼此起伏的相互召唤一般。

  屋顶之上的,是之前与莫名奇交手的日本女子,田中美子。

  田中美子在屋顶之上,也是好奇不已,这,自己学猫叫是为了掩饰自己的身份和藏身之地,怎么这下面还真有一只猫啊,真是弄的她又羞又气,刚刚自己的与这墙角下的猫,叫的可真是,哎,羞死了!

  墙角处的张居正捂着嘴,努力不让自己笑出声来,这燕白羊学起猫叫还真有一套,他有哪里知道,这燕白羊以前在燕子沟的时候,为了和自己的小伙伴一起出去玩,总是等到父母睡觉了,然后学猫叫,来呼唤自己的伙伴,所以这学猫叫,对于他来说,不过是小菜一碟罢了。

  莫名奇也是笑意浓浓,抬头假装不经意的看了眼屋顶,屋顶并没有破损,显然对方没有胆子敢将这帐篷给划开口子来,如此甚好,这样你可就看不出我的表情了。

  “哎。”莫名奇又是轻叹一声,神情落寞的很。那本来还准备出去的老板娘,脚下一顿,很是不解的问道:“小哥,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难道这些饭菜都不对你的胃口吗?”

  莫名奇故意摇摇头,好像很烦恼的道:“我总感觉这屋顶有什么东西,可是不像是猫啊,像是一只狗啊!”

  “狗?”老板娘一愣,随即哈哈大笑起来,“小哥,你不会是喝醉了,来我这里耍酒疯来的吧?这狗……”

  “汪汪汪!汪汪汪!”不等老板娘说完,就听到屋顶传来了一阵狗叫声,虽然很小,但是还是清晰的传到了屋子里,莫名奇强忍住笑意,那老板娘则是一副遇见鬼的样子,咋舌的看了看莫名奇,又看了看屋顶,嘴角哆嗦着,大声的呼唤屋外的老板道:“死鬼,快过来看看,怎么屋顶有狗叫声啊!”

  屋外面的店家老板,本来就要张嘴进来就要呵斥她胡说什么个劲,屋外忽然想起了几声狗吠,那老板先是眼睛往外一突,随即咧嘴一笑,指了指老板娘骂道:“你看你这婆娘,搞什么,这狗叫声明明是在墙角外面的嘛!”

  老板娘疑惑的皱着眉头,看向屋顶,又看向刚刚发出声音的墙角位置,无奈的摇摇头,像是对自己在说话,又像是对莫名奇再说,喃喃的道:“对啊,狗怎么会上屋顶呢?”

  那屋顶之上的女人,田中美子顿时想明白了什么,一种屈辱上了心头,悲愤的再也安奈不住,一脚躲在了帐篷上,整个人从帐篷的破裂处降落了下来,一掌拍向莫名奇,口中叫嚷着:“你早就发现了我,还装作不知道的样子,不就是想要戏耍本姑娘一回嘛,本姑娘就要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大日本帝国的武士道精神!”

  “哦?”莫名奇依旧坐在桌子前,动也不动,慢慢的的夹起了一块里脊肉,缓缓的往自己的嘴里放,淡淡的道:“正好,我二弟一直想要痛扁你们这些日本人,虽然他打不过小野管家,但是对付你嘛,嘿嘿,小二哥,这里交给你了。”

  缓缓的起身,莫名奇还有燕白羊一起朝外走去,不过就要出门的瞬间,莫名奇像是想起什么似地,回过头对张居正道:“哦。对了,小二哥,忘记告诉你了,我们的火车时间是3:12,也就是说,你还有9分钟的时间解决这一切,包括你去火车站,找到我们。”

  张居正面色一苦,大声抱怨道:“啊!老大,那我不就只有一分钟时间解决这里的战斗?啊!”

  前面的一声“啊”是张居正在对莫名奇的叫喊,后一声的“啊”却是因为他已经被这个日本女子,田中美子踢中了肩膀。躲闪了开来,看着已经远去的莫名奇,张居正猛的转过头对着田中美子凶狠的道:“我曹你老mu!”

  田中美子厌恶的看了看张居正,就直接忽视了,撇过头追着莫名奇不见的方向,赶紧就要追去。张居正心里恼火,一股怒气就要喷薄而出,不过脑中随即想起莫名奇对自己说的话,要好好戏弄一番此女子,不是杀。

  嘴角募然勾起一个微笑,张居正缓缓的从里面走了出来,追着女子的背影,大声的喊道:“喂,老婆,你还没有付钱呢!”

  女子一愣,不明白为何张居正会突然这么说,就在自己一愣神的时候,张居正整个人不知道钻到哪里去了,那老板娘一看张居正不见了,而女子还在这里,便一个箭步走了过来,一把揪住女子的衣服:“嘿嘿,姑娘,吃了饭就要付钱的啊!”

  “我?”田中美子眼睛瞪的老大,不敢置信的样子,“我,我又没有吃你的饭!那个,先前出去的家伙没有给你钱吗?”

  “没有,他说里面还有人!”老板娘冷笑不止,马上回答道。哼,想要蒙混过关,姑娘,你还太年轻了!小样,我还治不了你!

  “额……”田中美子一下子哑火了,不知所谓,一指张居正之前站着的位置,准备想说,你要找去找那个男的,可是这里哪里还有半个张居正的影子,直到这一刻,才明白了,感情这几个人就是在玩我啊!

  冷哼一声,朝着周围的围观人群扫视了一眼,自己毕竟是个日本人,有些事不好做的太过,不然在这里随时都会被什么组织被抹杀掉,她不想成为那个可怜的鬼,不得已,咬着牙,一边在心里咒骂着莫名奇等人,一边从裤兜里拿出了一张百元大钞,扔给了老板娘。

  就要拔腿离开,那老板娘依旧是不依不饶,拉扯住田中美子的袖子,道:“喂,他们是点了三十六个菜,总共是八百二十六元钱,你就拿一百块想要打发我们?”

  田中美子真是越想越气,听着老板娘的话语越发的不满,而内心的气愤更是难以抑制,这老板娘的嘴脸更是让人讨厌,但是现场的人实在是太多了,而现在到处都是什么拍客,冷不丁说不定自己就被曝光了,要是这样的话,自己就难以脱身了。

  终于,一咬牙,直接从怀里掏出了一个皮夹子,看也不看到底拿出了多少,直接就是一把,往老板娘身上一砸,转身就走,不消一会,便在人群中,不见了踪迹。

  而此时,在火车站的候车室里,张居正正在和莫名奇绘声绘色的描述当时的场景,自己是如何如何的戏耍这个女人的,当然,他并没有提及自己在莫名奇走了之后,被这个女人狠狠的踢了一脚。

  上午十一点。GZ火车站。

  深深的呼吸一口,莫名奇仰望着天空,照耀着自己的脸上的阳光,很温暖。莫名奇心里呐喊一声:“我又回来了!”

  “莫名奇,你终于回来了!”一个冰冷的声音出现在莫名奇的面前,莫名奇有些发愣,低下头朝着前方看去,凤凰正一脸严肃的看着自己:“短短的几个小时的路程竟然花费了整整一天,真是浪费时间!”

  莫名奇就要开口说话,那凤凰又是抢先一步,道:“哦,对了,这周围的几个城市街道都已经被我清除干净了,那些不三不四的家伙也被我全部收编了。”

  莫名奇等人都是浑身一震,一脸恐怖的看着凤凰。

  可怕,这个女人太可怕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