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看着身后两百人规模的队伍,一个个器宇轩昂,样子嚣张的无与伦比,仿佛整个世界都不放在眼里,让人看一眼,都忍不住心生厌恶。只是,那庞大的气势却的确是达到了一个很高的海拔,大街上多数人都是敬而远之,生怕得罪了这里的哪个杀神。

  前面的两排,都是身穿黑色西服。凤凰一指身后的左边一人,介绍道:“这是卢方,这是韩璋,这是徐庆。”

  随即又转过头,对着莫名奇一指右侧,继续道:“这两位,则是蒋平,还有白玉堂。嘿嘿,是不是很奇怪他们的名字?说来也是巧合,他们在加入我们天门之前,本身的名字都是带着一点与五义差不多的字,这一个叫蒋伟平,一个叫卢俊方,韩玉章,徐晓庆,倒是白玉堂本身就是叫做白玉堂,后来我们天门老大宇哥觉得他们与三侠五义中的陷空岛五鼠很是相像,所以特地给他们取了这么个外号。”

  莫名奇点点头,很是羡慕的看了看五个人,这老大卢方声音洪亮,身材高大,紫微微一张面皮,黑漆漆满部髭须;老二韩彰高大身躯,金黄面皮,微微的有点黄须,属于细条身子的,整个人包裹在西装下,几乎都看不出身材来了;老三徐庆,黑漆漆的一张面皮,光闪闪两个环睛,鲁莽非常,但做起事来一看就是那种毫无畏惧之人;老四蒋平就更加平常了,骨瘦如柴,仿佛才病起来的模样,却又目光如电,炯炯有神。

  白玉堂,当真是白玉堂,整个人白白净净的,仿佛是一个进京赶考的书生,红面桃花,武生打扮,眉清目秀,年少焕然。

  很是满意的对着凤凰说道:“看来,这一回你们天门算是倾力相助了。”

  那一边,凤凰没有客套,而是眼神怪异的看着莫名奇,久久不语,像是在强行忍住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一样,嘴角带勾,眼色含喜。莫名奇眉头一锁,对于凤凰的这个神情很是不解,不禁开口询问道:“怎么?凤凰,有什么不对的吗?”

  凤凰摇摇头,想要开口,但是又不想直接说明的样子,只是不等她开口,早就有人代替她回答了,那左侧的卢方大声的喊道:“小子,像我们这样的人,在天门可谓是比比皆是,我们叫五义,还有三侠,小五义,小三侠,至于每个天门分部的秘密死士那就不计其数了!要说,这是我们的倾力相助,嘿嘿。”

  卢方的声音很洪亮,而且非常的饱满,但是不知为何,在莫名奇等人听来,却是那么的刺耳,让人难以接受。这,这五个人气息云长,而且一看那摸样,都是英雄豪杰,可是就是这样的人物,在天门都是比比皆是,那岂不是说?

  难道,天门的真正实力,真的就如此的庞大?

  深深的将内心的震撼掩饰了下去,莫名奇不想暴露出自己的内心的不济,脸色淡然,对着凤凰轻笑道:“不知沙袋在你们天门排行大概在什么位置?”

  “二十吧。”凤凰想了想,马上答道。

  莫名奇点点头,眼睛盯着凤凰的眼神,不像是在说谎,而且是马上就回答的,应该是真话,这样一来,他对于天门的真正势力和实力就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了。沙袋,在清醒状态的时候,大概和燕白羊旗鼓相当,要说,张居正或许可以一拼,但是张居正此人打架总是想着保全自己,遇到沙袋这种不要命的就很难有敌对了,更别说是胜算了。

  至于,黄云龙虽然说有勇有谋,但是毕竟是太过年轻了,没有多少的经验,招式十足,实战能力确实很贫乏,所以,在与沙袋的真正决斗中,应该会吃亏一步。恩,要是全力以赴,两人也是一对一,不分胜负。

  如此一说,这天门的实力,还真是比我戒子堂要高出不止一个境界啊,不过随即慢慢求就释然了,在自己遇到天门老九的时候,心里就已经有了一个清晰的概念了,也做好了这个准备了,自己现在前往天门借兵,本身就是矮了一截,但是他没有气馁,更不会有什么负面的影响了。

  因为,他相信,在未来,是他的世界。

  所有的。

  就这么的自信!轻轻的回过头,感受了下背后的被自己包裹在一个盒子里的雪饮狂刀,一种煞气冲天而起,但好像只有自己可以感受到,那无声的呐喊在自己的心头,不断的环绕着,告诉这个世界,我才是霸主。

  脑中也是因为这一个刹那,神游到了其他的地方去了。回想起各种雪饮狂刀的版本,还是觉得师傅曾经对自己讲起的那个故事,最具有吸引力。

  雪饮狂刀相传是由女娲补天后余下的一颗奇石制成,这颗奇石唤作白露,是石中之刃,乃天下间至寒至邪之物。而另外一块奇石,即黑寒,千百年后由拜剑山庄庄主傲日所得。当时火麒麟四处为祸,便与聂风先祖聂英研究将黑寒制成一把至寒宝剑,方可克制至热的火麒麟。

  铸剑的最后步骤是以三毒之血“嗔”,“痴”,“贪”炼制。但所铸成的只是威力神髓所在的真元,而真正的剑体已藏于千万铸好的绝世好剑中。最终绝世好剑由步惊云所得。后被步惊云情泪开锋。绝世好剑本身有吸摄天地灵气之能,同样也可吸收别人功力转为己用。

  关于女娲补天的奇石:女娲补天穷毕生精力千锤百炼,炼得三万六千五百零四颗形形色色的顽石,一颗一颗的嵌在天空的破洞上,结果女娲估计错误,她补天之后,居然还余下四颗不同的石。这四颗奇石,是所有补天的顽石中最出类拔萃的石;各具神奇力量,女娲只感到非常可惜。这四颗奇石同是她一手艰苦炼成,如今无法“石尽其用”。最后女娲决定把四颗神石投向人间,让它们各自随因随缘,造福与它们深有缘分的人。第一颗要破扔下凡间的奇石:名为“冰魄。”“冰魄”是一颗完全透明的水晶石,晶莹剔透,眩目非常,是四颗奇石中最美丽悦目的一颗,而且石性清凉。若置于死人口内,可保尸身不会腐烂,永远不变。第二颗要落人凡间的奇石,唤作“白露”。严格来说,“白露”并不完全算是一颗石,因为在白露蛋白色的石质中混杂了不少闪闪生光的白色寒铁。是天地间至寒之物其中之一,寒气足可化气为冰,冰封三尺;是可以创造绝世神锋的白色寒铁。第三颗要落下凡间的奇石,是“黑寒”。如果说白露是天地间至寒之物中之一,那这颗“黑寒”,唤作天地至寒之物其中之二亦当之无愧!黑寒虽也是至寒之物,也像白露般蕴含石中之铁,但当中那黑色的寒饶恍如一颗黑色的心,与白露那种向石外散发、发化气为冰的寒气截然不同,它的黑、寒,只会把世间所有的力量吸进:化为己用。最后的一颗奇石,是“神石。”“神石”,是四石之中最为神奇、威力最大的一颗石!威力大可成为一件天地间最利害无匹的——超级武器!同时也可成为一件尽快救人脱离死亡的圣物。

  白露铸成了雪饮狂刀,黑寒铸成了绝世好剑,神石则变成了盂钵,是一件超级武器。至于具体的是什么超级武器,莫名奇的师傅在给他讲故事的时候,并没有过多的提及清楚。如今再回想,不禁对于师傅说起的至寒至邪有了一个清晰的认识,果然,这雪饮狂刀之所以能够吸引人的血腥,激起人的杀意,多半是因为它的本性所为,或许说,是它的材料,饱含着这邪恶阴冷之物,让人在与之相处的过程中,也渐渐的在其中沉迷了。

  暂时抛却了胡思乱想,缓和了下情绪,努力的把内心里因为雪饮狂刀引起的杀意安奈了下去,莫名奇看向凤凰,看着凤凰身后大张旗鼓的二百人马,很是好奇的问道:“你这么多人,你是住在哪里啊?这里可都是慕容家族的地盘了啊。”

  凤凰撇撇嘴,不在和莫名奇罗嗦了,转身就朝着大街上奔去了,火车站外围是不少的农民工,上班族,也有不少的是街头小混混,地痞流氓,甚至是切糕党。只是,看到凤凰的这个架势,都不知不觉的让开了一条道路。

  眯着眼睛看着凤凰带着二百人,招摇撞骗的一般,在大街上游走,样子很是嚣张,他身后的,张居正还有燕白羊都看出了他内心的怒火,可是一时间,两人也不敢率先开口,生怕惹怒了这个大杀器,拿他们开刀可就惨了。

  久久,莫名奇才离开了原地,对着还在发愣的两人,喊道:“走!”

  “走?”两人都是一愣,很不明白莫名奇的意思,不解的看着凤凰消失的方向,又看了看莫名奇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赶紧问道:“老大,你这不是去和凤凰一起商讨接下来的动作,也不会采石场……”

  “跟我去一个地方!”莫名奇冷不丁的来了这么一句,依旧大踏着步子,头也不回的道。

  两人更加的疑惑了,那张居正开口寻了一句:“老大,你这是要去哪里啊?是要去做什么啊?我们,不应该先回采石场吗?就算有什么急事,那个,我们也要先吃了午餐再说啊,咳咳,老大,那个,我都饿了一天了啊!”

  “去招聘!这一次,我要招他个一万人!”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