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薛礼斌右肩之上顿时一阵火辣,仿佛是有什么千斤重的巨石陡然压在了自己的肩膀,一股大力骤然传递了过来,本来还想借势去掉只顾力量,不料那雪饮狂刀死死的压在了自己的铁扇上,随着薛礼斌躲让的动作往下一沉!

  糟糕!

  薛礼斌心里一个激灵,猛然想起了什么,这把雪饮狂刀先前可是劈山开河,大发神威,自己的这把铁扇虽然也是精心制作而成,但是毕竟是体积较小,制作对于这把雪饮狂刀来说,可谓是小巫见大巫了,不会……

  就在自己的心头一个警告响起的刹那,雪饮狂刀似乎是为了印证他的想法似地,直接穿过了他的铁扇,狠狠的斩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这一下,可是真真切切的斩在了自己的肉体,没有一点东西阻隔了。

  此时薛礼斌哪里还能感受到什么压力,而是切实的一种疼痛,在身体里乱穿,好像不把那股疼痛折磨尽自己的意志就誓不罢休!薛礼斌咬着牙,不让自己发出声来,但是那种剧烈的痛觉不得不让他张大了嘴巴,发出了好像猛虎的低吼声。

  他想用这种方式来缓解一下这种难以抑制的痛意。

  只是,抬头看向莫名奇,那一个手拿雪饮狂刀的主人,带着嗜血的笑意,像是在宣读自己的结局,对着自己小声的开口道:“GAMEOVER!”

  狠狠的一用力,雪饮狂刀摧枯弹拉的不待一丝犹豫,穿过了铁扇,穿过了薛礼斌的肩膀,直接从他的左边腰身部位出来了!

  薛礼斌被直接斩成了两半!

  那一边,正在与使用铁链子的家伙交战的燕白羊,嗅到了空气中的血腥味,借着微弱的灯光看了过来,等到终于发现了躺在地上,动也不动的两个半块尸体,才陡然瞪大了眼睛!他终于看清了,那地上躺着的是谁了,薛礼斌。

  露七子的老大!

  竟然被莫名奇一刀劈成了两半!

  他倒吸一口气,不敢置信的样子,这这,这薛礼斌可是在年少的时候与自己旗鼓相当的家伙啊,现在竟然不敌莫名奇几个回合就被斩于马下,这,这实在是太过骇异听闻了吧!燕白羊退回了几个脚步,朝着莫名奇的方向靠拢了些,那本来还与燕白羊交战的铁链中年,才发现这一幕,心里惊涛骇浪的开始有些发抖。

  此时,莫名奇还保持着那挥刀劈砍过去的姿势。与他交战的少年,使用飞刀的青年,甚至是赵灵儿,都是一副痴呆的模样,浑身颤栗着,难以接受这个事实似地。直到这一刻,铁链中年才非常不愿的接受了这个事实,老大已经死了!

  可是,可是,这怎么可能,之前既然还稳稳的压住莫名奇的战斗,怎么一下子就变了?

  就在自己一愣神之际,那保持这挥刀姿势不变的莫名奇,缓缓的站直了腰身,抬头看向戴着铁砂手套的青年,亦是咧嘴一笑,不等自己的铁砂师弟反应过来,莫名奇就是抬手一刀,而因为大师兄的死亡正在发呆的铁砂青年,就轰然倒地不起了。

  “卑鄙!”铁链中年大喊一声,放弃了就在自己身边的燕白羊,呼啸着朝着莫名奇冲了过来。因为之前为了给莫名奇等人腾出空间,所以他和燕白羊躲开了一点距离,此时距离莫名奇还尚有二十米。

  铁链男子呼喊一声,那一边,莫名奇不屑的看了眼他,淡淡的道:“嘿嘿,先解决了你的这个师弟再说!”

  莫名奇身形一动,众人还不及明白为何他忽然不见,一直躲在一旁,使用飞镖的青年,忽然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啊!”

  众人都是同样的浑身一颤,再看向飞镖青年的位置,都是瞳孔放大,抖索着嘴唇,仿佛看见了人间地狱的魔鬼,“你,你……”

  “师弟!”

  “师兄!”

  铁链中年脚下一顿,迈着前面的左脚,一个趔趄,大腿根部软了软,身子不稳的就要倒地,眼前忽然一道白光,随即脖子一冷,好像有什么东西划在了自己的脖子上,又好像有一股空气吹进了喉咙深处,用手摸了摸,他便听到最后一句人世间的话语:“你也该去了。”

  “你……我……”铁链中年捂着自己的脖子,血脉喷张,直接倒地。

  死绝了。

  赵灵儿站也站不稳,嘴角抖索着,指着莫名奇,哭泣着道:“不要不要!不要再杀了!”

  莫名奇冷笑不止,此时的他,哪里还会把赵灵儿的话语放在耳里,只是凭借着一股天然的感觉,对于赵灵儿的哭泣还是回答了句:“他们要杀我!我便要杀尽天下人!”

  赵灵儿肩膀动了动,整个人蜷缩在地上,大师兄死了,三师兄死了,死了,都死了!她抬起头,这一刻,她感觉到多么的孤独了,有心道:“我们马上走,我们马上走,你,你不要再杀了!”

  只是,她的话音还没有落地,对面的莫名奇就举起了雪饮狂刀,对着浑身因为愤怒而颤抖的七师弟砍去。与莫名奇最先交手的七师弟,顿时还不及有所动作,就被雪饮狂刀一刀砍断了头颅。

  滚出去好远。

  “啊!”赵灵儿歇里斯蒂的大声喊叫着,抱着自己的脑袋,痛苦的抓着头发,叫喊不知的麻木了。

  与张居正正在动手的铁锤子汉子,举起手中的铁锤子,“你还我兄弟的命来!小子!”

  “不用了,你也下去吧!”莫名奇右脚往地上一蹬,整个人腾空而起,雪饮狂刀乘势往下一劈,汉子也不弱,举起锤子,隔空挡住了这一波进攻。莫名奇因为腾空的高度,加上这一个压力,应该是势大力沉才对,可是此人竟然硬生生的扛住了这一波攻势。倒是令莫名奇吃惊了不小。

  不过,莫名奇明知不可绝对拼力气,早就在落地的瞬间,对着前方一扫,铁锤汉子拿起两把锤子往前胸一横,不等自己再次看清莫名奇的动作,自己的脖子就是一道触目惊心的血痕出现了。

  “嘶!”鲜血喷涌出来,因为铁锤子的巨大的力量,压力更是直接将此人的血挤压喷的老高。

  残存的理智,激烈的挣扎,莫名奇心里忽然生出一种莫名的空虚和寂寞出来,轻轻的抚摸了下雪饮狂刀的刀身,呼吸渐渐的浮躁起来。就在心神杂乱的片刻,一个冰冷的带着孤高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该杀的都杀了,你还不放手吗?”

下一章          上一章